激進派抬頭 德國模式是出路

Posted: 2012/08/28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 , , ,

激進派抬頭 德國模式是出路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每周為《明報》撰寫政治評論文章,不經不覺已發表了500篇,香港也換了好幾個行政首長。不久前,《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與蔡子強趁立法會選戰硝煙四起之際,就當前選舉制度和未來政制改革作了一次深入的對談,本文是這次對談的精華節錄,副文是蔡子強在對談中披露長期撰寫政治評論的心得,以及對君王論的反思。

激進派抬頭,擲物、粗言、拉布,成了立法會近年最突出的現象,蔡子強表示,早於1998年他已向政府預言,實施比例代表制將令激進勢力抬頭,如今全盤應驗了,他認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難有大變,但2020年是一個契機,香港的選舉制度若能參考德國模式,半數議席由分區單議席單票制產生,半數按整體選區各政黨的得票比率分配,將可以令香港的政制重返正軌,令議會真正反映大多數人的利益和取向。

立法會選舉在即,但選情每天都在變,分析也須從大局入手。近年其中一個話題是立法會的激進勢力抬頭,蔡子強指出,這問題早於1998年他已向當時的特區政府提出,現在不幸言中了。

不幸言中

蔡子強憶述,當年已向時任政制事務局長孫明揚提出,根據外國選舉經驗,比例代表制由於參選人得票很低也可當選,結果令激進力量抬頭,少數派政黨贏得議席後,鼓動更多人參與激進政治活動,從而再支持更多激進參選人,形成一個循環。蔡子強指出,過去北京堅持把立法會選舉制度由回歸前的雙議席雙票及單議席單票制,改為比例代表制,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限制民主黨一黨獨大,回歸以來這目標已「超額完成」,不論議席及得票民主黨都不斷下跌,但卻衍生了另一問題——激進力量不斷壯大。

蔡子強相信,過去在北京眼中,以為只要立法會不出現一個多數派主導的局面,就可保住行政主導,但北京卻看不到,若因為實行比例代表制而令立法會四分五裂,少數邀進力量同樣足以叫政府管治陷入困局,最近出現的拉布戰就是最佳例子。

為何選舉制度的改變,會對激進力量的發展舉足輕重,蔡子強作了以下的分析:

在單議席單票制度下,候選人必須得到大多數選民的支持,才能獲勝,得票甚至往往會過半,正因如此,若激進候選人討好了小部分選民(如一成),卻得罪了大部分選民(九成),則鐵定不能當選,結果,候選人的政綱及立場都會偏向中間路線,以討好絕大多數選民。相反,在比例代表制下,當選門檻極低,即使得罪九成選民也沒有問題,只要堅實地得到一成左右的少數選民忠心支持,就可繼續當選,結果就鼓勵了激進力量的成長。制度的設計,變相決定了選舉的結果。

今年的選舉制度已定,蔡子強相信2016年選舉制度也不會有太大變化,若要設想2020年立法會的選舉制度,蔡子強認為可參考德國的模式,作出修改。

3項建議

蔡子強的建議是這樣的:
.一人兩票,一票投地區直選候選人,一票投政黨;
.地區直選部分,全港分為約40個中小型選區,採單議席單票制;
.政黨部分,政黨按得票比例分配議席,但設最低門檻(如5%),確保要獲得一定數量選民支持才能分得議席。

蔡子強強調,選舉細節可以調節,但他相信單議席單票分拆成細小選區可令議員與地區有更強聯繫,政黨票則可給予機會政黨分配議席,一般相信有部分人不太熱中於參選,但卻對議會運作有貢獻(例如專家學者、婦女界別等),政黨票就可讓政黨在得到市民授權後,把議席分配給他們認為合適的人選加入議會。蔡子強承認,這只是他和一些政治學者討論時天馬行空地提出來的方案,能否落實難以預料。至於普選是否可以改善特區經常遇到的管治問題,他承認普選並非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外國經驗已告訴我們在民主國家也有貧富懸殊、年輕人社會流動、M形社會等問題尚待解決,但政府認受性不足則絕對可以改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