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母親怎樣抵抗日本核災

Posted: 2012/04/11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 ,

一個母親怎樣抵抗日本核災
文:如許
編輯:袁兆昌

編按:全球反核浪潮無休無止,日本文化界反核者有作家村上春樹、大江健三郎、動畫大師宮崎駿等,已成反核健將。有關反核的華文著作,迄今以台灣旅日作家劉黎兒最顯赫:《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已成為華語世界反核浪潮中的重要作品。早前,劉黎兒來香港講述她在日本探討核災問題的成果,且看她在日本核災後的生活,並觀測香港核災危機。

去年日本大地震前,劉黎兒幾乎是個「核盲」,對核電一無所知。當時住在離福島250公里外的東京,和丈夫過着「神仙眷侶」般的生活,每天寫自己想寫的文章,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是,日本地震後,他們的生活立刻發生了劇變:「地震後一周,我們全家過的完全不是正常人的生活。」那幾天,所有門戶都要緊鎖,窗戶會漏風的地方也要用膠帶緊貼,而且冷氣機等設備亦不能打開,因為不能和外界換氣,煤氣不能使用,吃東西只能用微波爐加熱。

電視裏勸告市民盡量不要外出,萬不得已要外出,也要把自己包裹得密密實實,而且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脫掉身上所有覆蓋物,以免含輻射的物質沾到別處。日本人瘋狂搶購311前出產的食物,劉黎兒也不例外。她寧可吃已經過期的杯麵,也不吃震後生產的食物。與此同時,東京的輻射值還在上升。

蠟筆小新故鄉受污染

終於,劉黎兒和丈夫決定搬到大阪。因為核災,她的人生完全被改變。曾任《中國時報》駐日特派員的她,從前是兩性作家,出版了30多本著作,在台灣有「情色女王」的稱號。但在剛剛過去的一年內,劉黎兒轉型成為「反核作家」,連續出版了4本關於反核的著作。她不辭勞苦四處採訪,與友人合寫了訪談錄如《核員工的最後遺言》等書。在這個過程中,她自己也不知不覺成了「核專家」,知道核能之危害、反核之必要。劉黎兒覺得自己仍是「超幸運」的,因為孩子都已經成年,不會成為家庭的負擔。她的東京朋友齋藤一家,妻子辭掉研究院的工作,帶兩歲和五歲的孩子到老家避難6個月之久,家計很受影響,丈夫在公司裏還不敢說。所有人都知道,兒童,是最容易成為核災犧牲品。

提起日本兒童,人們或許會想到可愛的卡通形象蠟筆小新。漫畫中蠟筆小新所在的埼玉縣,就是去年被檢測出輻射物質超標的明治奶粉的出產地。劉黎兒說,埼玉縣距離福島180公里,只因開窗作業一天,就導致這樣的後果。可想而知空氣中輻射物的濃度有多大。蠟筆小新如果真的存在,恐怕也要哭吧……

但是擁核的人堅稱,日本核災的危害不大,甚至說是「零傷亡」事故。「因為他們只計算當場死亡的人數。」劉黎兒說。時至如今仍有人持這樣的觀點:20世紀最大的核災,前蘇聯的「切爾諾貝爾核事故」(發生在現烏克蘭境內)只造成35人死亡。但是劉黎兒指出,2011年10月23日塔斯社報道,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殘障者同盟」調查顯示,切爾諾貝爾核災共造成該國150萬人以上死亡,還有大量人致殘。因此,日本核災的後果或許根本是無法估算的。

日本媽媽的抗爭

日本核災發生後,最先開始抗議的是日本媽媽,因為她們擔心自己孩子遭受輻射污染,憂心每天給孩子吃的食物,不得不發出呼聲。在《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書中,她說:「女人出於護衛子女的本能,深刻感受核電的毁滅性」,「女人知道什麼才是人類正常生活的方式」。而在日本民眾的反對下,政府終於承諾不再新建核電廠,災前全國運作的54個反應堆,現在只剩下兩個還在運作。這令很多持能源不足必須用核電補充論者的謊言不攻自破:「德國、意大利等國家之所以廢核,是因為人民的聲音夠大、夠強悍,否則要突破擁核者熏心利益所達成的頑逆穩固,以及來自稅金的財大氣粗的收買與隱蔽工作,是很困難的。」劉黎兒在另一本反核著作《台灣必須廢核的10個理由》中如是說。

在被問及核電是否真如某些商家宣傳的那樣,是「安全可靠、符合環保、可以大規模生產的零排放能源」時,劉黎兒不停搖頭。且不說別的,在她看來「環保」就不成立。她指出,核電廠產生的熱量,只有大約1/3可以被轉化成電能,其餘皆排入大海,造成海水升溫。核電只有發電的一瞬間不排碳,其他從開採、需要7至10年建廠,以及善後等等,全都大量排碳。換算下來,每發一度電,就要排碳100克。
劉黎兒說:「核電絕對是最貴的能源。」人們往往只看到核電廠建成發電時產生的費用,而忽略了要給核電廠技術更新需要投入的費用,更忽略了廢棄一個核電廠,其費用比建造核電廠更高。核電產生的垃圾,需要10萬年才能消失毒性,處理它們還要投入大量資金。

如果香港有核災

劉黎兒呼籲台灣必須「廢核」,其中一個理由是台灣核電廠的「30公里避難圈,台北就涵蓋在內」。一旦核電廠發生事故,受影響的人口在500萬以上。那麼,香港是否有類似的危險呢?距離香港最近的深圳大亞灣核電廠,與香港僅50公里之遙,倘若發生事故,香港也是在劫難逃。所以劉黎兒同樣認為,香港也經不起一次核災。怎麼辦?作為香港市民,應該盡量多的了解什麼是核能,然後把自己知道的知識傳遞給身邊的人。在劉黎兒自己看來,寫「兩性」與寫「反核」,其宗旨是一致的:為人類最基本的生存權說話。

■後記:劉黎兒說,去年自己幾乎沒有一天睡眠超過三小時,除了寫作還要四處上通告、參加各種活動,誓將反核進行到底。採訪當日,劉黎兒說自己三天來只睡了一小時。但一說起反核,她就滔滔不絕,絲毫看不出疲憊。直到採訪結束,她才發現點來的熱咖啡早已涼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