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的中國注目點

Posted: 2010/01/04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 , ,

2010的中國注目點
文:李照興

每隔一陣經過上海世博沿黃埔江邊的地盤,都慣常驚訝於中國速度。
直至驚訝本身不能再令你驚訝,當超高速成為常態,你就開始感覺不到那份高速。正如現在坐磁懸浮,當車速顯示超過400公里時,仍會見到旁人興高采烈的圍着起哄拍照,慣於高速的人只會冷漠旁觀。
直至2009年底,不少世博場館都相繼落成,記得一年多前,大家還笑指着一片片爛地說風涼話﹕
這鬼地方將來就是世博園區?如果你2010來到這裏,你應該會有如踏足無數印象中的科幻電影。

彎曲有機生物式的金屬造型,燈光火着的閃亮儀器,現今最時興的奇觀式建築群。這就是2010——如果大家還記得Bladerunner,開場是日本和服娃娃在超大摩天大廈外牆的流動廣告片,下面是混雜的人流和語言。那是反烏托邦電影/小說的經典,但顯然,今天中國經歷的不是硬邦邦的奧威爾式《1984》反烏托邦路線,更多像是赫胥黎《美麗新世界》的方向,表面上大家都是happy的,不happy的不會被看到,或及早被扼殺,不同階級分類所能享受的「中國」截然不同,但無阻一連串盛事地標等着要來。

以前,新中國的階級理論是為了方便製造階級敵人並予以打壓。今天,階級是用來區分自身的處境,若發現身處低下層,如何擺脫成為一股向上原動力。數量上,極上層與極下層不是最普遍的(儘管現聽到的更多是上層階級散播的擁抱大國理論),最多的可能是沒有太大激動,有新東西看那不錯,沒也不介意的一群小市民。他們或者會牢騷一下各種施工引致的不便,但又會抱好奇的心態去認可各樣新設施大盛事。了解這種籠統可稱為精英階層(又分財富精英和知識分子精英——前者擁抱現在發展方向,後者則更多持批判態度)與大眾階層關注點的不同,才能更確切得知2010的中國圖像。

預視2010的盛事話題,不能繞過下列幾項,每項對於精英和大眾而言,都存在着不同的理解。

上海世博是國力層面的官方顯示,是繼08奧運後另一個大型的中國東道主宣傳。但經歷過09年的形象危機,要把世博好好弄成向外的國家宣傳,已比奧運時代更難。於是,上海世博對國家層面的影響力,正漸被低調處理。更值留意的是,就觀眾類別而言,佔八成以上是中國參觀者,那意味着,與其說世博是給世界的一課中國崛起教育,不如說成是中國給上海北京以外的非大城市人的一種大城教育——那即是說,經歷20年的重新開發,上海在先進方面做到的,就是所謂中國城市現代化中一切可能中最好的一種,別的城市,都無可選擇地要以上海為榜樣。

上海廣州成中國城市榜樣

那意味着中國城市「應有」最宏偉的新時代超科幻地標,對軌道地鐵交通的大投入,對城市舊建築及市容的保護整頓等。上海世博說明了新時代盛事造城的優缺點﹕通過擾民的地氈式改造,工程無日無之無處不在,它可能做到確實造福人民的基建未來。說是門面工程也好,但沒有這機會,很多樓宇得不到修繕,地鐵不會這樣發展,許多區域的路面不會這樣更新。對上海而言,世博的意義在展場以外,生活當中。這才是所謂2010作為新上海元年的意義所在。

新地標方面,除上海世博園區,更為長期的影響會發生在廣州珠江新城及北京國貿三期商圈。傳揚已久,Zaha Hadid設計的廣州歌劇院今年落成,設計上確是一新中國劇院的形象——這前衛的設計讓北京的國家大劇院比起來變成面面俱圓的保守──同時也宣告廣州 2010的到臨。在長期被認為是落後於上海北京的城際比賽中,新廣州終於通過新的路軌交通、高鐵樞紐及珠江新城建築群,重新參戰。如果年中是上海作為主角,那麼亞運選在世博完成後才於廣州開鑼,至少是一種浪接浪的角力與後來架勢。同樣的大規模城市翻新,國際化的盛事造城,2010末段一應ready的廣州,才是我們要重新檢視的廣州成績單。在香港還未建成西九來吸引大廣東區域高質消費者來文化消費前,2010開始,我們怕且已早早習慣到廣州去看歌劇了。

高鐵﹕或改變飛機營運模式

2010也是全國踏進高鐵年代的元年。武廣高鐵除了自身的吸引力外,最值得留意的是它的連鎖影響。對於負擔得來的旅客,它是一種真正新選擇,令飛機的運作及定價模式改變。武廣高鐵開通之後,同線航空機票差不多跌至比高鐵更低,從而激發的,可不是航空線的被打低,而可能是由此令航空服務改善去爭回客路,那將包括更方便更便宜的空中交通策略,還有更彈性處理上機時間等。但另方面,高鐵票價過高,亦對負擔不起的老百姓帶來不便。如何實現高鐵的長遠普及,使之成為中國鐵路運輸的新標準,2010的春運,是第一個考驗。

90後﹕啟發新價值原動力

社會文化方面,2010年,90後陸續進入他們的20年華。90後將取代80後,成為年輕人文化分析的關注點。現普遍對於中國80後的評價修正是﹕ 有別於過往錯誤估計80後是韓寒為代表的人種,事後才發現,80後大部分人不具有韓寒那種特立獨行的批判精神。現在看來,內地80後更多是既得利益階層的共謀,不會作過多對抗或差異的行為。很簡單,80後今天都紛紛成家立室,他們的房子他們的新家庭,很大程度上是務必得到父母的支持協助才得以實踐。他們不會跟上一代產生決裂的衝突,未必尋求有別上一代的價值人生。真正完全在網絡生活中成長的90後,他們的慣性中,一切都是下載的、免費的、交流的、互動的,並無時無刻需要展示自己,是他們才有機會成為啟發新價值的原動力,這股風雨欲來的代際爭端,將隨2010而來得更接近更清楚。

國產電影﹕出路自成一體

流行文化方面,音樂將仍是一池死水,有偶像沒音樂。只有電影電視當道(包括電影大製作和視頻小本作)。經過2009的瘋狂40%增長,2010的中國電影票房只會再創新高,保守估計要達到100億。由去年10部最賣座電影佔絕大部分是國產片或合拍片,得出結論是﹕保護主義及壟斷式排片策略確能促進國產片票房——這不是完全負面,國產片質量上的明顯提升及類型多元化,配合畸型的發行及配額制度,確實令中國電影市場有自成一體的出路。而且種種事實顯示,這只是開始。中國城市的電影院銀幕數量比美國還有極大距離,上升空間極大,票價則已差不多一樣。大片的票房,以親身的觀察,還是有根有據。比如說《2012》、《建國大業》等年度大片上畫時確實場場滿。

2010暫最值關注的有兩部片(賀歲檔未公布),一是走都市女性喜劇路線的《杜拉拉升職記》,大約3月放映,由暢銷小記改編,徐靜蕾主演,不靠史詩式大場面,真正的城市白領題材,中國城市新生活的點滴,當然有《穿prada的惡魔》、《BJ單身日記》及《色慾都市》的影子,但不靠大場面,女演員當道的都市電影,這點就相當象徵2010的新氣象。

另一部是馮小剛的《唐山大地震》,並打算於7月28日上映。將會是《杜拉拉》一切的相反﹕大場面、特技、年代、懷舊、陽剛、破落。還要特別留意,是中國電影中的IMAX製作創舉。2010,看來中國的使命是﹕外國沒有的,中國有。外國已有的,中國的將更大更爆。

(本文摘自明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