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巴勒斯坦化?

Posted: 2009/07/13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

王力雄的「東土」觀點
文:王雙

因為日前烏魯木齊維吾爾族與漢人大規模種族衝突,王力雄的一篇文章〈新疆巴勒斯坦化〉,最近在網上熱傳。文章藉着生活上的小片段,解說深深潛伏着的維漢矛盾已達至何種深層的程度。

他引述一位外國記者的報道:「一個7歲的維吾爾兒童每晚把當局規定必須懸掛的中國國旗收回時,都要放在腳下踩一遍。」他探問:怎樣的仇恨才會讓孩子做出如此舉動呢?「我在寧夏遇到一家人,他們去新疆七八年又遷回寧夏。女主人這樣解釋:連那麼點大的孩子看咱們的眼光都好像有仇,還從背後扔石頭,你說那地方能呆嗎?」巴勒斯坦的暴動場面,總能看到孩子的身影,正是反映這一點。「我將這種民族主義的充分動員和民族仇恨的廣泛延伸稱為『巴勒斯坦化』。在我看來,新疆目前正處於『巴勒斯坦化』的過程,雖然表現上不似巴勒斯坦那樣外在,但在民族內心中卻不斷發展。」

一 塊 土 地 兩 套 時 間

普遍的道德倫理課都會教小孩「莫因惡小而為之」這類的道理,但對立的民族意識,偏偏在最日常的生活細節上反映出來。王力雄指出,新疆地理位置和北京相差兩個時區,是從1980年代新疆人民代表大會頒布新疆實行烏魯木齊時間比北京時間晚兩小時便定下。「但是新疆漢人對此從來沒有執行,一直使用北京時間。以漢人為主的新疆官方也不用烏魯木齊時間。而當地民族人士的表幾乎都是烏魯木齊時間。」「當地民族與漢人約時間,雙方也必須先說清是北京時間還是烏魯木齊時間。這種區別反映出雙方相互的排斥。當地民族以此強調自己與北京的不同,漢人則要和北京保持一致,不把當地法令放在眼裏。」可見矛盾早已滲入生活之中。

偏偏在新疆的漢人仍半自覺不自覺地當上「鎮壓者」角色。王力雄指出,即使本是受盡貪官欺壓的農民工,當遇上有鎮壓當地民族的事件時,也都「興致高昂,摩拳擦掌地請戰」。這可解釋電視新聞上烏魯木齊的漢族民眾竟然提着開山刀上街的畫面。「中國內地大量發生的民事糾紛或刑事案件,若是發生在新疆,往往就會被那些企圖從一切事物中發現『不穩定萌芽』的人政治化,提升處理層次,導致事情愈弄愈大,最後會使普通的刑事案件變成政治案件。」

維 族 眼 內 劊 子 手 漢 族 心 中 真 英 雄

而且由於長時期歷史的怨懟累積,「民族之間原本沒有那麼大隔閡,就是因為不停地念叨分裂,結果會真地發生分裂」。國民黨三四十年代統治新疆的漢人軍閥盛世才,被維族人視為劊子手,「然而烏魯木齊一位漢人計程車司機看見我手拿剛從書店買的《塞外霸主盛世才》,立刻熱情地表達對盛的敬佩,誇讚『那時的政策才好』。」如今實行強硬政策的中共書記王樂泉則被維人稱為王世才。「新疆當地民族對屠殺過大量本地人的中共元老王震恨之入骨,新疆漢人卻對王震崇拜有加。」王力雄表示,「它表現的是民族之間人心的分離,比其他分離更為本質。」

王力雄指出,目前中共對新疆的統治也許表面穩定,卻日益失去當地民族的人心。他預測「未來的衝突可能會非常暴烈,繼續沿着今日中共的道路加深新疆民族關係敵對,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失掉轉回良性互動的可能,唯有惡性循環,矛盾不斷激化,把雙方愈推愈遠。而一旦進入那種不可逆的進程,新疆就可能成為下一個中東或車臣。」

他描述的維漢兩族的對立已經走上不能回頭的壁壘分明之路。一維族青年夢想去麥加朝聖,「但是他現在不能去,因為古蘭經中有這樣的教導,當家園還被敵人佔領的時候,不能去麥加朝聖。」王力雄解釋,「為了他夢寐以求的願望,他一定會不遺餘力地為把漢人趕出新疆而戰鬥。」

「而漢族知識分子——包括一些最高層次的知識精英——則更讓我感到震驚。平日他們是一副改革、開明和理性的形象,但是一談到新疆問題,嘴裏竟可以那樣輕易地迸出一連串『殺』字。」他預言為保中國對新疆的主權,「我想他們可能會眼看幾百萬維吾爾人被殺不動聲色。」

(本文摘自明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