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蟻民與大奇蹟日

Posted: 2008/09/22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股市蟻民與大奇蹟日
文:葉輝

這個星期有很多人在談論「大奇蹟日」——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破產,引發全球化的「金融海嘯」,六國 央行聯手向金融市場注資2.56萬億港元救市,與此同時,中央也推出救市措施,全球股市隨即出現「V形反彈」,都在談論﹕這是「大奇蹟日」重臨的先兆嗎? 即使去問《大時代》的創作人韋家輝(或由他杜撰的方展博)也沒用,因為他不可能知道電視劇裏的「大奇蹟日」,早已成為股民精神上的紀念日(如果不是哀悼日的話)。

或者有人會這樣問﹕如果全球政府救市真的有效,為什麼不早些救?為什麼要到金融海嘯爆發之後才救?那不是開不斷斬倉的投資銀行、恐慌離場的股民的玩笑嗎?任志剛的「恐懼與貪婪」論調此刻言猶在耳,只是北京奧運早結束了,奧運前股市大升的預言也早落空了,還沒有多少人肯相信那是一個 「狼來了」的故事,而且,狼總是在無人注意的時刻才現身,如今真的來了,即使真的有一個「大奇蹟日」,狼難道就永不回來?

「狼來了」的故事

這 教人想起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的名言﹕「經濟是充分利用人生的藝術。」他大概只是耍貧嘴,不可能預知經濟學會變成當今的顯學。美國經濟學名宿加里貝克(Gary S. Becker)大概是蕭伯納這句雋語的最佳詮釋者,他的名著《人類行為的經濟分析》 (The Economic Approach to Human Behavior) 的主要觀點其實十分簡明﹕「經濟分析是一種統一的方法,適用於解釋全部人類行為。」

加里貝克以降的經濟學說,日趨傾向於 探討人類的行為,所涉範圍也日趨廣泛,從貨幣價格到股市和商品市場,從不同性別和性取向的人到不論貧富也不論年齡的智者與愚人、醫生與病人、商人與政客、 教師與學生、警探與罪犯……只要涉及重複的或零星的、主要的或次要的行為決策,便可以透過經濟分析,深入解讀複雜的內情。

螞蟻的非理性行為

按 照加里貝克的觀點,從選舉投票率到新股認購率,從通貨膨脹到社會罪案,從社會運動到貧富懸殊,從消費模式到生育狀,從交通網絡到恐怖活動,都涉及從局部 發展到集體的決策過程,也就是一套與經濟分析相關的行為學。股市的升跌在某程度而言,就是集體行為學(儘管很多時基層的行為是完全被動的)。

據說投資世界有兩種人﹕絕大多數是螞蟻,只有極少數是蝴蝶。問題是﹕大多數股民是螞蟻(想想,「蟻民」是多麼傳神的隱喻),因為螞蟻在覓食過程中,會留下分泌液,形成公共的導遊軌迹,供後來者依遵。這條分泌液軌舻漸漸成為螞蟻的集體記憶,也漸漸形成牠們的團隊文化。

也 許,只有極少數的蝴蝶能產生「蝴蝶效應」的能量——這是《蝴蝶效應經濟學》(Butterfly Economics)的作者奧默羅德(Paul Ormerod)說的,他這書說的不是蝴蝶,而是螞蟻的行為模式,他認為股市的短期走勢比什麼都更難預測,因為股民的行為有時像螞蟻一樣非理性,令傳統的 有效市場理論束手無策,他提出兩點質疑﹕

「首先,如果(股票)價格有劇烈的波動,根據理論的要求,完全是基於價值的波動,那為什麼我們在一段時間內沒有觀察到基本面有同樣的大波動?」

「其次,如果價格波動,而基本價值沒有波動,則市場的某些操作人士一定是非理性的,這與理論的基本和識相違背。」

經濟學家不是未來學家

這番質疑既適用於九十年代的美元匯價暴升至崩盤,也適用於早前的油價暴升乃至急速回落,更適用於次按風暴以來的全球股市的暴升暴跌,說來都是螞蟻分泌軌舻惹的禍。

經 濟學家不是「未來學家」,他們對趨勢預測的準確程度,也許還及不上馬評家和玄學家,更及不上電視劇製作人(如韋家輝)。奧默羅德無疑是一位比較坦白的經濟學家,他認為經濟學家像無法預測電影票房那樣,不可能預知股市的短期乃至中期走勢,因為他們還不能掌握股市的蟻民追逐並信任不一定可靠的消息那樣的非理性 行為。

經濟學家對股市長期走勢的預測總是相當靈驗的,因為市場經濟有兩個非常顯著的特徵﹕第一,從過去200年左右的數據,可以看到經濟呈 現緩慢但穩定的增長走勢;第二,此一時期內的趨勢是持續波動,也就是說,期內必然出現繁榮和蕭條的經濟周期。那是說,股市長期必升,但中短期必有大波動。

但千萬要記住,股票市場是一種絕對資本化的遊戲,股民必須像「亞洲股神」李兆基那樣富有,才可以像他那樣「逢低吸納」,並且在短期內拒絕盈利的誘惑,至今仍持有極低價購入的優質股票。

股市與恐怖分子

有時,誰都不懂股市。芝加哥大學經濟系教授李維特(Steven D. Levitt)與經濟記者杜伯納(Stephen J. Dunbner)合著的暢銷書《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有一則關於股市與恐怖分子的故事﹕CIA(中情局)邀請李維特協助研究恐怖分 子的行為模式,他發現CIA有一套匪夷所思的邏輯:監察股票市場可預知恐怖分子的部署,如果他們要在麥當勞放炸彈,便會預先沽空該公司的股票,只要監察是否有針對某機構的異常交易,理論上可準確預測恐怖活動。

李維特覺得這想法既天真又荒謬﹕恐怖分子要是這樣做,錢沒到手,便已就被捕了。他告訴CIA,沒有人會愚蠢到沽空股票,他們只要沽空標準普爾500指數(猶如沽空港股的期指)就省事得多了。可是CIA的官員們不懂股票市場的運作,繼續採 用無效的方法監察市場,可見情報人員也不見得比小股民精明。

不要光光取笑CIA的官員們,當然也不要嘲笑水深火熱、進退維谷的股市蟻民,到了今天,美國政府注資兩房,成為全球最大的房產業主,那不是變相的房產國有化嗎?難道聯儲局不需要為連番減息以飲鴆止渴的決策負責嗎?即使是據說全球最擅 於理財的投資銀行,不是破產就是焦頭爛額,難道他們就不比CIA的官員們更可笑嗎?

在美國面臨極大財困的此時此刻期望「大奇蹟日」,可見這世界真的存在《大時代》的信徒,真的存在為數不少的方展博——但在這非常時刻,無論如何,請忍住你的笑聲。

資料取自:明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