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費所消費掉 Consumed By Consuming

Posted: 2008/09/15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

即時城市的消費與貧窮
文:葉輝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城市再難以找到涼茶鋪、缸瓦鋪、鑥作店、醬園、士多、茶居、顏料舖、麵粉店…… 這些原來已經是六、七十年代的街道風景了,我們的街道早已沒法找到戲院(不是高樓上的迷你影院)、有覑紅白旋轉筒的飛髮舖(不是髮型屋、salon)、打鐵舖、保溫瓶及一切物品的修理店(買新的比修理舊的還便宜)、棉胎店(不是脇上用品連鎖店)、金舖(不是珠寶連鎖店)、可釘上不同式樣的履皮的木屐店了,很多店舖都消失了–對不起,這不是懷舊,只是想說,舖租太昂貴了,我們的街道再沒有文化,已經日漸商場化或連鎖店化了,從前的「家爺仔騡」生意都式微了,店舖最終只有走上資本化的窮途了。

一個階層的消失

有時想,我們的城市是不是已經變成庫哈斯(Rem Koolhaas)所說的「通屬城市」(generic city)呢?那就從一個角度去想像吧,當我們置身於apm、朗豪坊、又一城、太古廣場或廣東道一帶的商場,我們能以什麼判別自己的所在地不是東京、大阪、曼谷、上海、台北、漢城?也許,這些亞洲城市的商場都很快老化,需要不斷更新成為所謂「即時城市」(instant city),其共通點就是消費再消費,購物再購物,至於消費和購物的意義何在,就不必去問了,因為行為本身就是唯一的標準答案。

是的,灣仔老化了,旺角老化了,尖東老化了,都老化得很快,看看店舖更換招牌的頻率就知道了,愈來愈多便利店,食肆和銷售日常用品的店舖都是連鎖店的分店,走在街道上,有時真的分不清楚自己身在北角還是觀塘、灣仔還是深水……「即時城市」的代價是經濟好景時租金加得很兇很快,經濟發展稍稍放緩,投資者便縮減分店和裁員,然後是消失,是貧窮–那是一個階層(比如說﹕傳統意義上的中產階級、小老闆或小資產階級)的消失,以及日趨貧窮。

租金很昂貴,食物很昂貴、原料也很昂貴,對一些傳統「家爺仔」生意來說,本來很低廉的人工也變得很昂貴了,他們只好搬到環頭環尾的橫街小巷,最後也撐不住了,要結業了,做了一代兩代的老店消失了,這城市的貧窮人口也就日漸增加了,沒法子,那就是美國社會學家所說的叫做「無止境的消費,無止境的貧窮」,主要成因正是一個接一個階層「被消費所消費掉」(consumed by consuming),首先是小老闆,繼而是僱員,最終是出身並非富有的消費者。

「被消費所消費掉」

「被消費所消費掉」這概念是紐約時報前專欄作家泰亞尼(John Tierney)所提出的,他在九十年代撰寫一個名為《大城市》(The Big City)的專欄,其中一篇題為《富與貧,被消費所消費掉》(Rich and Poor, Consumed By Consuming),就指出那是一個「豪華消費狂熱」(luxury fever)的年代:紐約的富者戴價值20,000美元的手表,中產階級也戴價值1,000美元的手表;富或貧都穿價值500至1,500美元的西裝或時裝上班,吃每位50至100美元的公務午餐,他們還熱衷於時尚商品的消費,還到名店選購各種昂貴的禮物,結果呢?在經濟下滑的日子裏,他們的命運沒什麼分別,都被消費掉了。

是的,只有像比爾蓋茲(Bill Gates)那樣的超級富豪才標榜自己愛穿便服,愛吃漢堡包,然而,他的微軟以2.4億美元收購了facebook的1.6%股權,這個「社交網絡」還是延續了九十年代的「豪華消費狂熱」,網友之間互贈虛擬的禮物,當中不少都是名牌商品–這是極聰明的廣告,讓網絡上的年輕人「自主地」為品牌增值,卻不自覺地成為「被消費所消費掉」的接班人。

米雪費爾(Michelle Fine)與萊斯韋斯(Lois Weis)這兩位美國學者致力於研究在職青年的貧窮狀,他們合著的《無名城市﹕貧窮生活與年輕成人勞工》(The Unknown City: The Lives of Poor and Working-Class Young Adults)便指出﹕在九十年代,美國一般年輕的勞工階層的薪金很便宜,只賺6至8美元時薪,可租金很昂貴,由每周120至250美元不等,另一方面,消費品(服裝、球鞋、電子產品、身體裝飾品、禮品……)很吸引,當然一點也不便宜,他們要清還念大學時的貸款,要不斷付出日趨昂貴的租金,不斷清還直線上升的卡數……

哀悼一個老好年代

是的,他們都是Fifth Avenue名店的顧客,因此往往入不敷支,債台高築,不斷兼職而不斷消費,那就形成了一個結構性的貧窮階層–美國的滅貧計劃做了四十年,可四十年來貧窮人口有增無減,那就是無止境的消費惹的禍。

全世界的城市都自稱消費至上的「即時城市」,可沒有人知道「即時城市」的具體涵義,可以肯定的是,那已經不再是六、七十年代英國前衛建築團體 Archigram所倡議的那種「即時城市」了,Archigram的原意是城市與住宅必須因應用家的需求而不斷調整,用家也不必僵守或購買屋產,都有覑「處處是家」的自由,城市像舞台般時刻變化,市民都可以活在瞬息萬變的當下……

可是如今的「即時城市」都變成了「消費城市」的同義詞,不合時宜的店舖和市民都「被消費所消費掉」了,貧窮人口與日俱增,而且日漸年輕化,而且在職貧窮日漸普遍化,誰還有暇餘去懷老店的舊呢?只是想問﹕這真的是「無止境的消費,無止境的貧窮」嗎?真的是無可逆改的「結構性貧窮」嗎?苟如是,我們哀悼的不僅僅是消失的老店了,而是一個已然遠去、標榜覑以知識和刻苦勤勞脫貧的老好年代。

資料取自:明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