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信的曼城實驗與「全球在地化」
文:沈旭暉‧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研究助理教授

本季英超聯賽結束,大張旗鼓收購曼城的泰國前首相他信對球隊成績不滿,醞釀大換血,名帥艾歷臣也可能被炒。本欄曾以建構主義介紹俄國暴發油王艾巴莫域如何通過收購車路士,來建構個人的國際身分,從而避過國內對寡頭富豪的清算。他的成功,帶領了富豪收購球會的潮流;處境更微妙的他信,希望成為「潮人」。為什麼艾氏的政治效益,不能在他信身上重現?

油王威脅改變政經遊戲規則

當時艾巴莫域以天價、羊牯價買入大量球員,有球評家當作是一夜暴發的發泄,其實一切是政治部署。他宣示的,是有能力和決心憑一己之力,在短期內不計成本效益,來改變世界球壇共同遵守的遊戲規則。感覺被「屈機」的曼聯領隊費格遜曾酸溜溜的說﹕轉會市場已被分割為兩個遊戲,一個由艾巴莫域包辦,另一個由其他人爭奪棄子。假如現象持續,球員身價會被拉得暴漲,一般球隊不能再爭奪、不能「升呢」;一般富豪投資足球的成本大增,染指球壇的意欲就會減少。假如二線球隊被迫向車路士借用過剩球員,而過剩名單又愈來愈長,10年後,艾巴莫域就能建立涵蓋全球的足球政治網,達到經濟學自然壟斷的效果,甚至能兼營其他一條龍服務。換句話說,艾巴莫域一擲億金,其實意存恐嚇,是為了告訴世人他和蓋茨一樣,有壟斷遊戲、改變規則的能力。這規則不但主導足球,也影響全球化時代的足球經濟體系。這時他向普京示好,自然加重了分量,普京一輪「O嘴」,油王終告成功洗底。去年,他忽然節儉得一改常態,除了因為和領隊摩連奴不和,其實也是目標達成,可以宣告自己重新守規矩。他信貴為泰國富豪,但始終沒有艾巴莫域的資本,行家知道他沒有壟斷力,不能帶來質變,效果自不相同。

「全球在地化」實驗

艾巴莫域不但要利用車路士增加自己的國際影響力,更要以此提高自己在國內的聲望,和匯豐銀行一樣,要做一個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實驗。在過去數年,他刻意讓同胞在車路士身上找到符合本土興趣/利益的焦點,最明顯例子自然是以3000萬鎊收購表現不濟的烏克蘭國腳舒夫真高,但由於此君是獨聯體頭號偶像,他效力車路士帶來的國內效應,就像中國富豪收購NBA球隊而招攬姚明。數年前,車路士收購球技平凡的捷克球員史馬田,也在俄國造成轟動,因為史馬田曾效力俄羅斯勁旅莫斯科火車頭、曾當選俄國足球先生。下周車路士將於莫斯科和曼聯爭奪歐聯冠軍,也是苦心經營的結果。

他信也深諳此道,曾引進3名泰國球員到曼城,但他們的足球水平始終有限,根本沒有機會出賽。他信也在泰國成立足球學校,但缺乏了往英超發展一條龍,這些小恩小惠,遠遠不及他在位時搞的農村福利主義。加上倫敦的俄國人、東歐人眾多,結成了稱為「倫敦格勒」的社區,這本身就是全球在地化一環,艾巴莫域對這社區的發展大有影響,鄉里們都當車路士是主隊,十分「十扑」。但只要他信身在泰國,曼城就沒有泰國特色;在英為數不多的泰人不會萬眾一心支持曼城,他信也未能讓曼城出現泰人區,「全球在地化」的規模,也就不可同日而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