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角江南的大理?

Posted: 2008/05/11 in 大國民, 悠資訊
標籤:, , , , , , , ,

朱家角江南的大理?
文:譚健寧

尋訪江南古鎮,本是一件如斯愜意酣暢之事,但昔日那些名聲在外的江南古鎮在十多年前就可說被旅遊業開發殆盡了,樣式單一乏味、造工低劣的旅遊紀念品、座地起價的餐館旅店充斥,超負荷的觀光人流與心不在焉的「到此一遊」只是將古鎮日漸淪落成一場場徒有其表的商業表演。於是,人人在尋找下一個還未淪陷的樂園。

在眾人都將熱炙的視點投入蘇杭、烏鎮、周莊等著名江南古鎮水鄉的今天,上海西南角的青浦區內,一個名為朱家角的古鎮一度遭人遺忘,它位於江、浙、滬的交通要樞,幾經衰落後,直至後來政府對歷史遺產保護意識的全面提升,朱家角古鎮在上世紀90年代被上海市政府列入首批四大文化古鎮,再加上它所屬的青浦區也被列入「一城九鎮」建設之中,這古鎮才重新得以抖擻風姿。目前,一邊是朱家角鎮政府正實施浩大的「holiday mall」計劃,並重新審視這一塊古鎮的旅遊定位,而另一邊的古鎮坊間,也正因愈來愈多城市年輕「住民」的自發集聚,而悄然萌生出古鎮內前所未有的新鮮氣息,這似曾相識的氣息,隱約帶出點點像雲南大理的味道。而這,在青浦新區今年大片片拔地而起的前衛建築對照之下,又別有一番其他古鎮無可媲美的超現實滋味。新的朱家角,可會就是明日的另一個大理?

時興去朱家角 風情佈局保存完整

暮春夏初時分,從上海城區出發往青浦,車沿A9高速公路青浦方向開行,金黃濃稠的油菜花夾道撒遍。一小時候左右,下了「A9」在朱家角入口左拐,沿路牌指示不到20分鐘即到古鎮景區。

從朱家角真正成為鎮,即500年前元末明初開始,這裏的布業興起,並成為了江南布業中心;古鎮內除了擁有江南一帶的特色水鄉情懷以外,也留存了為數頗豐的古橋與優秀歷史建築,其中包括放生橋、課植園、城隍廟、大清郵局等古跡。

走進早已成為旅遊區的古鎮,沿街商業幾乎全在售賣號稱是當地特產的紮肉、蹄膀與鹹肉粽子,大盆大盆的肥肉當街陣列式擺開,奇趣之餘說真的也不免有些敗了雅興。朱家角離上海這繁華都市大概50公里的距離實在不遠,交通往返相當便捷,「都市水鄉」的定位也緊扣着時下城市人忙裏偷閒的生活要求,再加上保存上相對完整的風情佈局,着實能令它成為一批渴望能快速逃離城市,轉瞬即達自我理想天地的人歡迎。

這些「新房客」,很快便將古鎮視同自己的新園,他們走家串門,與當地人成鄰結友;他們根據自己創意開設小店、佈置新居;甚至乎將自己的這些逍遙營地作為文藝交流、藝術活動的萌生地與聚腳點。

聚集前衛新房客 發展真藝術

第一個跑到朱家角開店的李俊是上海人,畢業於同濟大學,曾任職金融機構,後來放棄穩定高薪職業,在漕河街開起了咖啡館,名「遊民咖啡」,依在漕港河畔,百年古橋側邊,熟客們隔三差五地懶在「遊民」裏土布鋪墊的籐椅沙發,喝着李俊泡的功夫茶扯上半日,話題從當前時局發展到當地新客新事,而「遊民」對面的手工衣飾店也是他家開設,從當地搜來老人們「壓箱底」的土製布匹再重新剪裁,三四百塊一件的衣服裙子價格不算低廉,但若店主有心情時,向你透露些許這些土布的年代與來歷的話,你興許會覺得這些帶有歷史痕跡「波希米亞」衣飾,也是物有所值的。

Younger的職業則很難被定義,他多媒體藝術專業出身、從事過聲音藝術搞手、SOHO網路編輯等,不過當地圈子的人亦時而稱他為「地主」。徹頭徹尾北方體貌的Younger,目前正在古鎮內物色他的第三套房子,低廉的租金、如畫的逸樂氣場、漸成氣候的圈子都是令他「樂不思滬」的原因。「地主」的其中一間居所值得一提,那是位於依偎於水岸邊的「張氏小宅」,一間帶有院落的古老房子,租金每月只有三四百元,Younger按照個人風格喜好將房子修葺過後,便成為了他招朋喚友的窩了,前不久,Younger還在網路上以「主人家」的姿態發出邀請,各界友人依他安排的路線同遊了朱家角不一樣的「私家」體驗。而上月,Younger妻子與另一新駐民於古鎮北大街上開設一家青瓷店,被刷成鏽紅的內壁陳設起瑩潤細膩的精緻青瓷,凸顯在鋪天蓋地是紮肉粽子以及廉價工藝品的北大街上簡直是獨樹一幟。

去年大聲展期間,著名樂評人嚴峻與他的德國聲音藝術家朋友在Younger的陪同下,一場「咖喱秀」(家裏秀)在古鎮內上演,過後他們還將朱家角的自然生態作為聲音樣本進行了完整採集。據Younger所知,今年內,還會有不少城內的年輕人打算移居此處,而各類明目的自發藝術交流項,也正走家串門與互聯網上預熱。

於是乎,我平日裏隔個三兩天便要向這撥逍遙人士打聽一下他們「社區」的新鮮事,或時常沉思在天氣晴好之時,與他們在古鎮邊上的遼寬草地再來一次風箏大戰。

招徠高品味人士進駐 注入新力量

旅遊業的發展常與古鎮保護產生矛盾,這也是目前國內旅遊業界與規劃界不斷在探尋出路的題目。據負責朱家角保護改造規劃的朱家角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發言人表示,朱家角的定位關鍵並非興旺的旅遊業,更重要的是如何令古鎮得到完好的保護,有見及此,他們將古鎮內包括涵大隆醬園、江南第一茶樓等在內的217戶老民宅和 23幢優秀歷史建築收購下來並予以招商,希望通過內部改建後,能招徠著名畫家、設計師、作家等文化類高品味人群進駐。但正如大理、麗江、甚至更早之前的陽朔,它們最終能令遊客樂此不疲的原因之一,正是由一批批自發組織的新社民–自由藝術家、自由撰稿人或各國的波希米亞「遊民」逐漸聚落而形成氛圍,在自然風光與民族村落意蘊天成的格局承托下,逍遙自在、無所拘束的光景正正烘焙了城市人對逃離都市,超脫日常生活軌跡的一種夢幻。所以若有恰當引導與寬鬆空間的話,在朱家角老一輩古鎮居民日漸式微或逐漸遷移、區內商業業態過於單一低端的情况下,這些新進「社民」在生活方式、經營手法、甚至自發文化藝術交流等方面,很大程度上是已經在為古鎮發展帶來積極因素的新力量。除了有百年歷史的古蹟保護以外,關於歷史建築改造重生一環,在古鎮邊上,還有一項令人期盼的工程,那是曾經作為國家第二大糧倉的改造規劃。以後,這裏將成為一個集餐飲、娛樂、酒店及創意中心的新區域,有趣的是曾用於儲備糧食的巨大筒型建築將得以保留,成為一所見證歷史的博物館之用。

從朱家角放眼到上海青浦新區的建設,則又是另一番堪稱驚豔的景致,由馬清運、劉家琨、章明等一批目前國內炙手可熱的著名建築師設計的前衛建築群,恍如在青浦的土地上進行着一場龐大的建築實體展演,或者是尺度巨大的流線、或是包豪斯式冷酷有型的直線、或是複雜驚奇的空間結構紛紛成為新區的行政中心、規劃館、區圖書館以至是市民活動小憩等的場所。由此,青浦這幅由古老史跡到高端建設的極其後現代拼貼的圖景,盡能令初到貴地的人從興奮到恍然,儘管某些專家學者並不認同這等差異懸殊的格局佈置,但從歷史上一路走來,種種新與舊、美或醜,又豈是當時當下能判別論斷的?

編輯:陳彩霞
策劃:李照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