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雪山獅子旗的陳巧文

Posted: 2008/05/11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 ,

什麼人問?公園仔
訪問時忘了跟陳巧文說,公園仔也在港台TeenPower客串當過超齡Web J,因此不會認為陳巧文當Web J就是發明星夢或愛出風頭

什麼人答?陳巧文
支持西藏人有自主自決的權利,因為展示雪山獅子旗而被電視台攝影師質問究竟是不是中國人

香港的五月傻瓜

因為西藏問題,中國青年在各城市圍堵家樂福,反法情緒高漲。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沒有衝擊LV,《法國五月》如期舉行。電影部分更特別記念40年前在巴黎爆發的「五月風暴」學生運動。法國除了大量輸出名牌奢侈品,也不斷輸出自由文化。「五月風暴」的開幕電影是路易馬盧的《五月傻瓜》,如果拋掉書包跑上街跟警方對峙的學生就是傻瓜,香港的五月傻瓜可能就只剩下陳巧文和她的幾個朋友了。

前幾天陳巧文到警署,投訴聖火傳遞當日,警方對他們濫用武力。負責的警員替她錄口供,循例也要問問她當日示威的訴求。警員請她在口供上簽名作實,她看了一下,當場笑了出來。她跟警員說:「寫錯字了,應該是『人民自決』,不是『人民自缺』。」她懷疑這算不算Freudian slip。

有個退休公務員是70 年代的港大哲學系學生,當年的哲學學會會長,他在網誌上短短的寫了一句「支持陳巧文同學」,說哲學系的學生應該更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網誌至今已留言過千,變成了一個刀光劍影的角力場。陳巧文知道她父親有到那網誌留言支持她,她自己卻沒有去看過:「我很脫節的,從不上什麼網上論壇或討論區。」

海報被撕改用Facebook

不過她很早就用Facebook,最初召集同學和朋友為西藏問題示威,也是由Facebook開始:「我自己的朋友當中,關心時事的其實不多,反而我男友的朋友圈子會比較多討論,我在Facebook開一個公開的小組,男友加入後,他就可以繼續邀請其他朋友加入了。其實最初的十多人,都是我們圍內認識的。」

陳巧文21歲,她知道2003年劉慧卿到台灣參加了一個一國兩制的研討會,在會上說台灣人應該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回港後拒絕親中派要求她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被人罵作漢奸了。陳巧文說她支持西藏人民自決,並非表示要西藏獨立,可是多份報刊都稱她是「藏獨美少女」。她說:「就算有香港人希望獨立,也應該有提出和決定的自由,魁北克不是有獨立公投嗎?最後沒成功,也是人民自己的決定。」

我問陳巧文她知不知道周圍的人怎樣看她。她說她也摸不清:「香港人都比較冷漠,西方人對西藏又有很不同的看法。在大學裏,同學大都支持我,會有人走過來握手為你打氣。除了那些內地生,這一群真的無法溝通。但老師們都很支持,有些還找回很久以前的舊電郵來回覆我,說我做得對。」

西藏騷亂發生後,陳巧文在網上找到雪山獅子旗,附加了文字印成海報,在大學四處張貼,希望引起同學關注。不過貼了幾次,海報都被馬上撕走。她不知道什麼人所為,不過校務處卻主動跑來否認。陳巧文覺得這樣也不是辦法,就用Facebook聯絡友人,上街示威。

警方緊盯 傳媒發燒

過了幾天他們就收到警方電話,說聽聞他們會有行動,想查問細節,並要求保持聯絡,讓他們配合。Facebook的小組本來還有另一名同學當管理員 (Administrator),後來離開了,警方還是再三向陳巧文查問這個同學的去向。陳巧文覺得警察這麼緊張實在不妙,遂決定將情况告之傳媒。

陳巧文的露肩小背心加短裙造型,加上手持惹火的雪山獅子旗,自然成為傳媒焦點。國殤之柱創作人高志活被拒入境,就打電話給陳巧文,叫他們去橙色運動的記者會。陳巧文說那些穿紅衣的愛國人士對她不滿,她不感到意外,令她吃驚的是某些態度非常兇惡的傳媒。

記者會當日,她剛收到網友送贈的獅子旗,有記者認出她,叫她拿出來看看。她一拿出來就惹火了,即時大量攝影機和收音器對着她,無綫的女主播很粗魯的問她:「你是誰?為什麼你會在此?你在此做什麼?」然後攝影師的愛國情緒亦蓋過了本身應有的專業中立,質問她是不是中國人。陳巧文認為,如果有一個人覺得香港應該獨立,拿出一個象徵物來展示,能否得到支持是一回事,但他/她應該有表達這個想法的自由。她說在西藏的人根本不可能亮出雪山獅子旗,她以為在香港還可以,想不到反彈得最激烈的,竟然有傳媒一份。她收過記者以責備的口脗來電查問:「你不覺得你的衣著不很莊重嗎?你那些照片表現出你的生活很不檢點,你不覺得會令你的說話很沒有公信力嗎?」

還有更過分嗎?「還有專做狗仔隊新聞的年輕人雜誌要訪問我,我後來了解過雜誌的性質就回絕了。記者不斷打電話來,用盡方法要求訪問。那個我與男友同居的單位,其實是朋友交託我們去餵貓的。他們一直跟蹤,又在門外叫囂。我唯有開大唱機音量來蓋過他們的聲音。他們竟然可以在歌與歌之間的無聲時間大喊:『陳巧文,我們找到你的祼照,出來談幾句吧,你不出來我們就刊登這些裸照,你想想,不值得呀。』好無聊,我根本沒有拍過裸照。」

笑罵由人 「我沒有做壞事」

要面對面問陳巧文的衣著打扮和私人照片問題,我實在有點尷尬。我跟她說早前有個《明報》編輯惹起了論壇網民的怒火,被人起底了,泳衣照貼了出來,學歷身世都被人公開,當事人受了很大滋擾。

我以為陳巧文會對這類網絡欺凌感同身受,她卻一臉不在乎,只是嘆了口氣:「那些照片是私人的,自然不想被公開。不過我沒有很不開心,我又沒有做過什麼壞事。有些親熱照,怎麼說呢?對方其實是同性戀者,我們只是鬧着玩。反而有些朋友入了鏡,放在網上論壇又沒有遮蓋面容,對他們造成頗大麻煩。」我問她對早前明星肉照的看法,她覺得很荒謬:「從照片看,他們也沒有做過什麼壞事,我不明白為何他們要向公眾道歉。」

我問陳巧文本身有沒有接觸過西藏人。她說沒有,亦承認對西藏人的情况和訴求其實也不很了解:「問題是西藏的消息很封鎖,外人根本無法接觸,這也是我覺得西藏人的自由更需要關注的原因。相對台灣,為西藏人爭取自決迫切得多。」

警方告訴陳巧文,他們不是不可以展示雪山獅子旗,但如果他們做出任何舉動引至場面混亂,他們就有權制止。陳巧文這樣總結聖火傳遞當日的示威:「說句公道話,警察的確提供了很足夠的警力保護我們的安全。那些不滿我們的人士根本不可能傷到我們。就算我們亮出雪山獅子旗,都應該不會有問題的,但他們還是認為情况不受控,強行把我們帶走。」

現在Facebook有至少3個支持陳巧文的小組,最多的一個有逾千成員,我雖然也不止一次受邀參加,不過卻沒有打算加入。我直覺陳巧文壓根底兒就不介意支持的人多或少,她就只做她認為應該做的事,其他人的指指點點她似乎毫不在意,而我也很希望她能一直不在意下去。她說「有更多人支持當然好,人多事情有多點人關注,但如果人少,還是會照做」。

陳巧文人氣高企,她卻表示無意參政,雖然的確有政治團體跟她接觸,主動對她提供支援。8月奧運馬術在港舉行,她說還是會有行動的,現在還未有定案。她說她最近還在趕着考試,學士畢業後應該會繼續讀下去。

「唯有等中國有民主才回去」

陳巧文很洋化,是果真坦蕩蕩不無拘小節的那種,不是香港人喜歡裝出的假洋鬼子模樣,說話也沒有刺耳的中英夾雜。談得投入時,她會戙高一邊腿在櫈上。有點意外的是,陳巧文踏足過中國內地不少地方,最初是去熱門的北京、上海,又去蘇杭等華東地區,之後還在雲南的昆明、大理、西雙版納和瑞麗,流連了好一段時間。陳巧文說在內地旅遊是件樂事,也觀察到人們生活的一些小節:「雲南人大多數都是說方言的,但在火車站,他們會貼出買票必須說普通話的告示,很不合理,也不尊重當地人的文化。」

我跟陳巧文說,她高舉西藏旗,每次出場都背心短裙,這些都會觸發到更瘋狂的阻力,令自己原來要傳達的信息都沒人聽見了。不過我說完就覺得自己傻瓜,因為如果陳巧文很溫和很規矩,我大概不知道她的存在。陳巧文也知道那些對她的支持和反對,其實是意識形態的投射,她的名字不過是個代號。

我問陳巧文現在還敢不敢再到大陸,她搖搖頭。有個老伯伯寫了封信寄到港大哲學系,勸告她千萬不要回大陸,怕她有危險。「感到可惜嗎?」她點點頭:「但也沒法子,有些事總得去做,唯有等中國有民主的一天才回去吧。」

文﹕公園仔
編輯:周瑮

廣告
迴響
  1. scorpion 說道:

    我支持陈巧文的行为,一个人有表达自己立场的权利,不管这种立场是倾向于哪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声音。不需要同样的声音,不需要一样的立场。只有极权的人,才会统一人的思想。但是,现在是一个很尴尬的时代,我为有这样的政府、这样的教育而羞愧,因为现在内地的共产党专政下的教育培养出来是有狭隘民族主义,继承了极权思想的一群人。我对这个社会的前途感到可怕。有人说,生在中国又卒于中国,真是祸不单行。诚如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