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克民族主義

Posted: 2008/05/05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馬賽克民族主義
文:沈旭暉.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研究助理教授

當年寫博士論文時,研究的是中國民族主義與外交,看過大量關於內地新左派和自由主義者的筆戰。與香港早年的普選議題相比,那戰場,慘烈得多。好些學者只要有了情緒,無論是左是右,都變得沒有邏輯可言。當時在想﹕幸好香港不是那樣。

聖火來了。早前,一個所屬網絡籌備了一個座談會,邀請非政府組織談論對北京奧運的看法,講者包括國際NGO代表,內裏有談及西藏問題。雖然講者也有不少高度評價奧運的內地學者,但事後還是有人說,什麼時候你們這樣不愛國?

又是早前,同一網絡另一部門在聖火到港當日印刷了一份特刊,獲一些大商場協助免費派發,主軸是講述聖火的歷史和象徵,及它與核心價值的關係。特刊雖是文化刊物,事後還是有人質問何以裏面沒有「民主女神」,說什麼時候你們這樣盲目愛國?

歡迎聖火關注西藏變成排他關係

這類邏輯,是多麼的熟悉。什麼時候歡迎聖火和關注西藏變成了排他的零和關係,取代了同樣非黑即白的舊劇本?國際教育一直強調,什麼雪山獅子旗、國殤之柱、火炬和聖火,都是一堆供人各自演繹的圖騰,它們本身的價值是要被賦予的,而不是宣泄性的。它們的並存,突顯了香港對中國的價值。不少西方青年拿起雪山獅子旗和穿上捷古華拉肖像Tee的感覺一樣,也和內地青年恭迎聖火的心態一樣,那是在建構一種自己相信的價值,無論那是什麼。這些由馬賽克結成的價值提升至國家層面,為國旗賦予實質的價值,這就是通過「馬賽克民族主義」(mosaic nationalism)建立的「公民民族主義」(civic nationalism)。

紅衣橙衣動員 強化迫害情意結

聖火和雪山獅子原來都象徵和平、和諧。現在,在不同演繹下,都同樣變成了反壓迫。為什麼真正的公民民族主義理念沒有人理會,卻有人動員穿紅衣,也有人動員穿橙衣,繼而互相批評,都在不同層面強化一個被迫害情意結?因為,我們的教育其實沒有告訴我們價值和個人建構的關係,沒有釋放個體獨自借用公共圖騰建構個人價值的能量。這樣的能量,足以抵消不同陣營動員的力量。就像曾幾何時對政治狂熱的台灣各派,現在也喪失了大量動員潛能,此消彼長,換來的是選民自發的對青天白日旗、綠色寶島旗和聯合國旗的價值重構。這裏的「重構」,源自動用陣營的主觀意願,卻經過各自的思想旅程,而得到各自的結果,這在月前的大選表露無遺。到了今天,愈是統派的人,愈是要高調尊重台獨旗,因為通過尊重這面旗,能反過來提升自己那面旗的價值底蘊。

內地不少深受官方重視的學者已在不斷探討公民民族主義的建構,不少智囊組織都在提議解構國旗的象徵,讓這些價值以馬賽克方式下放到國民教育,連上海也曾推出了搶奪普世價值、而不是敵我矛盾的教科書。在我們宣傳「祥雲從天降、聖火耀明珠」之時,但願香港也能與中國的這一面接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