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浮雲遮望眼【下】
皇甫平

(作者是原《解放日報》評論員及《人民日報》副總編輯,以1991年底至1992年初的"皇甫平系列評論"而聞名)

我們也無法要求所有來北京的外國人都只為體育而來,更無法要求他們與我們一樣觀察評判問題。如何對待與自己的立場不一致的聲音?這對我們融入全球化是一個考驗。

處理民族宗教關係需要高度人文素養

西藏、新疆和台灣問題,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這是一個大前提。在這個大前提下,還有很多具體問題,包括民族問題、宗教問題、社會問題、歷史問題,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渴望和平發展的中國人民,與少數藏獨暴力分子當然是水火不相容。這是民族大義、大是大非。但漢藏兩個民族之間長期以來尚未完全消融的隔閡、誤解、恩怨,並不都是大是大非問題。因此,需要耐心的溝通,尋求坦誠的共識。漢族作為政治、經濟上長期佔有領先地位的民族,尤其需要勇於承認其缺點和不足,特別是勇於反思歷史上曾經給藏族帶來的傷害。"大躍進"後三年大饑荒中,藏族同胞與漢族同胞一樣飢腸轆轆,以前作為牛、馬、驢飼料的油渣、麥糠也曾成為藏人哄搶的食物。在"文化大革命"的癲狂中,藏區聚居區寺廟曾受衝擊,經文被燒毀,僧尼被迫還俗,一些地方藏民窮到連碗也買不起的地步。十世班禪憤然呈上七萬言書給毛澤東,在那個黑白顛倒的年代卻被囚於秦城監獄。

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宣示,改革開放以來,胡耀邦對藏族同胞傾注了滿腔真情,中央政府傾囊而出支持西藏建設。西藏財政每10元錢中就有9元來自中央財政的轉移支付。2007年西藏人均GDP超過12000元,高於內地不少省市。西藏在全國較早實現了城鄉免費義務教育、城鎮居民醫療保險全覆蓋,包括農牧民也能享受到每人每年100元的醫療補助,雖然這標準還相當低。中央政府不惜巨資,維修布達拉宮、羅布林卡與薩迦寺,組織了西藏九大佛教工程,還組織校勘出版藏文《大藏經》,搶救整理藏族英雄史詩《格薩爾王傳》。這些都是漢藏兩族同胞有目共睹,不容任何人抹殺。

當然,我們也要認識到,對西藏輸入富裕還不等於輸入幸福。藏族是一個具有豐富精神生活的民族,對西藏的支持援助要"唯物"也要"唯心"。要充分關注藏民和藏傳佛教的精神需求,一絲不苟地尊重藏族獨有的文化風俗習慣,無微不至地愛護西藏的生態環境和人文環境,制止對草地的超載放牧,對森林資源的亂砍濫伐,對珍稀動物的濫捕濫殺。

對於達賴喇嘛,我們要堅定地重申反對藏獨、反對暴力的政治原則立場,同時也要善於做精神文化層面的溝通和批評。達賴擅長把包含政治利益的訴求,包裝成對某種精神文化純潔性的捍衛。簡單地貼上政治標籤,甚至進行人格謾罵,斥為"披著袈裟的豺狼、人面獸心的惡魔",並不能在政治上搞臭和打倒對方,反而在精神文化層面給國際社會留下個迴避交流對話的生硬粗魯形象。

我們也要正視和承認在西藏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可避免存在的某些社會問題,比如基層幹群關係如何更融洽,內地經商戶與本地藏人如何共同致富。我們需要更加靈活的社會管理體制和民族自治機制,避免社會問題政治化。睿智的領導者總是擅長把政治問題、意識形態問題分解、演化為一個個具體的社會問題,因勢利導,各個擊破,而不是相反,動輒把不同利益群體提出的不同的利益訴求扣上"別有用心""政治陰謀"的大帽子,讓這些訴求向政治化的問題聚攏和引爆。因此,處理西藏問題的有關部門領導一定要從傳統政治的思維定勢中解脫出來,以更實事求是的態度處理西藏獨特社會矛盾和民族宗教的問題。

漢藏兩族有著共同推崇的歷史人物,如孔子、關羽、包拯。在古代,漢藏之間和親、修好、弔祭、會盟、封贈連綿不絕。拉薩大昭寺前的唐蕃會盟碑,漢藏以舅甥相稱。唐代文成公主遠嫁吐蕃國王松贊乾布,解放初期解放軍進駐拉薩,都從內地帶來了先進的科學技術和文化成果。藏傳佛教也在內地廣泛播撒。北京的雍和宮、頤和園、白塔寺,青海的塔爾寺,內蒙古呼和浩特的昭廟,山西的五台山,杭州的靈隱寺,都滲透著藏族的建築、雕塑和壁畫。西藏土地改革極大地提高了農牧民的社會地位,漢藏關係的社會基本面沒有根本變化,對漢藏民族和諧要有充分的信心。

我贊同鳳凰衛視時事評論員的見解:中央政府管理少數民族和宗教事務的官員需要具備高度的民族學、人類學素養,能走進藏人的內心世界,對藏族文化熟悉到痴迷的程度。乾隆皇帝為了接待六世班禪,以帝王之尊惡補藏語。我建議,政府的自身定位不妨站得更高一些,既要做社會秩序的維護者,還可以更多地扮演調和鼎鼐的社會仲裁人角色,做中國大家庭內漢藏兩個偉大民族之間隔閡、誤會、衝突的仲裁人,同時也不妨做藏族內部精神領袖達賴與激進暴力分子(如藏青會)之間的仲裁人。在此,我想起康熙皇帝的一段箴言:"帝王治天下,自由有本原,不專恃險阻。守邊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悅則邦本得,而邊境自固,所謂眾志成城是也。"這是歷史治藏經驗的深刻總結!

以平常心面對世界

西藏地處黃河流域、兩河流域、印度河流域三大古文明之間,雅魯藏布江是歐亞板塊與印度板塊碰撞形成的裂縫。世界屋脊青藏高原,海拔比泰山高出三倍的雅魯藏布江,不應成為不同文明之間的阻隔。

中國駐英國大使傅瑩在《星期日電訊報》發表的文章說得好:"中國融入世界不是憑著一顆誠心就可以的,擋在中國與世界之間的這堵牆太厚重了。""我擔心中國人民與西方人士相互之間的觀感,將迅速走向對立。"火炬傳遞只是奧運會的前奏曲,下一個焦點將轉到北京。奧運會期間,各國運動員、裁判員、遊客、NGO和政府首腦來到北京,必然帶來一些不同的價值觀和社會評判視角。北京奧組委一再發出呼籲,不要把奧運會政治化,希望北京奧運能夠避開西藏、人權等問題的困擾。但我們也無法要求所有來北京的外國人都只為體育而來,更無法要求他們與我們一樣觀察評判問題。我們將如何對待與自己的立場不一致的聲音?這對我們融入全球化是一個考驗。

顯然,政府要盡快從全能政府的角色中擺脫出來,面對國際社會,不能要求所有發言主體都從同一個視角、同一個立場發言。中央政府關注國家統一、社會秩序;北京市政府關注北京的安全、交通、反恐;北京奧組委關注奧運的正常進行、不受干擾。

與此同時,不妨鼓勵市場化媒體、NGO、網絡"意見領袖"和廣大網民都成為發言主體,鼓勵他們對西藏問題和北京奧運會發表獨立的報導和評論,可以發出與政府立場不完全一致的聲音。近年來,在廈門PX事件中,在南方雪災中,網絡公民記者自發到現場踏訪拍攝,發回第一手報導,彌補了正式媒體報導不足的缺憾。這次拉薩騷亂,如果允許和鼓勵拉薩居民、受害者、旅遊者在互聯網上講述自己的見聞和感受,對於讓全世界了解騷亂真相和中國人的心聲,肯定是利大於弊。至於西藏經濟和人權的改善,民族政策的進步,西藏現代化過程中對文化特性的影響,漢藏之間的誤解、敵意及其化解,由非官方機構和人士來評論效果肯定更好。資訊透明度和輿論多元化,是四兩撥千斤、消解敵意的一個好辦法。

記得中西方關係同樣很不平靜的1999年,從5月我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到12月簽署WTO中美雙邊協議,用了半年多的時間扭轉危局。從西方火炬接力風波,到北京奧運開幕還剩下100天時間,時間更為緊迫!令人欣慰的是,中外有識之士已在各自努力,為即將到來的盛會沖淡乖戾、營造和諧。

從聖火風波的漩渦巴黎,法國參議院議長克里斯蒂安•蓬斯萊4月21日飛抵上海,飛機一落地就去探望了在巴黎遭遇示威者襲擊的殘疾人火炬手金晶。議長給這個上海姑娘捎來一封法國總統薩科奇的慰問信,信中對金晶在巴黎受到"不能容忍的襲擊""表示不安",聲明此事"不能反映法國人民對中國人民的感情","中國人民對此感到受傷是可以理解的"。在向來感情衝動的法國,政治家開始冷靜下來,考慮如何緩和來自中國的憤怒情緒。

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近日會見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奧運部主席迪克•埃伯索爾一行。在中國媒體和民眾嚴詞抨擊CNN,質疑西方主流媒體對拉薩騷亂報導嚴重失實和敵視中國時,國家副主席出面對NBC的奧運報導表示"感謝",並希望各媒體集團"共同努力",使奧運會轉播工作圓滿進行。這是一個不同尋常的表態。我們必須主動找到與國際媒體交流的辦法,鼓勵客觀公正的報導,降低相互妖魔化的敵意。

中國政府通過新華社發布消息,近日準備與達賴的私人代表進行接觸磋商。社會運動理論中的經典說法是,爭取溫和派,把激進派晾在一邊。美國對法塔赫和哈馬斯就是這樣的策略,值得我們藉鑑。我們可以敦促達賴喇嘛發揮自己的影響力,約束藏族激進分子的暴力行為,切實符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身份,多做對包括藏族在內的中國和平發展有益的事情。

實際上,中國政府長期以來為營造與奧運會相適宜的開放環境,做出了巨大努力。尊重奧林匹克慣例,中國政府從2007年1月1日起,放寬外國記者在華採訪限制,到外地採訪不再需要專門申請,"只需徵得被採訪單位和個人的同意"。一些過去登錄不便的網站,從維基詞典、美國之音到花花公子,現在都可以點擊瀏覽了。在涉奧場所,可以銷售境外報紙、期刊。中國文化部還向全世界遍撒"文化請柬",邀請80多個國家的260多台優秀劇(節)目和近160項藝術展覽,在奧運會開幕前來北京獻藝。

中國正在和平崛起。中國已經出口家用電器、皮鞋、紡織品,中國還要爭取"出口"思想、價值觀,"出口"生活方式、處事態度和從容淡定的大國風範。奧運精神是人類普世文明價值的一部分,與多元表達的人權意識本質上是一致的。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後可能出現的某些雜音,本身也是奧運文化氛圍的一部分。不宜表現出奧運在手、神聖不可侵犯的心態,動輒指責別人違背奧運精神。要避免輕率地指責人家"反奧運"。

奧運需要主辦城市、主辦國的政府與國民表現出成熟的文明心態,依照理性、法制的原則,對待反對意見,營造開放和諧的輿論環境,做國際社會中值得尊敬的一員。借用海峽彼岸的一句口號:"從感恩出發,從謙卑做起"。以這種態度化解社會不和諧因素,包括貧富之間、城鄉之間、民族之間的差距、隔閡、誤解和歷史的恩怨。我們在舉辦奧運會的過程中,肯定存在這樣和那樣的缺陷和不足,但是,正如溫家寶總理今年在全國"兩會"記者招待會上懇切陳辭:"中國人想把奧運會辦好這顆心是真誠的。我相信13億人民微笑著面對世界,全世界人民也會微笑著對待中國。"

科學昌明、經濟全球化的2008年,不會有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更不會有清朝末年的義和團和八國聯軍之亂。北京奧運把一顆真心放在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手心,希望我們這個星球傳布理解、尊重和博愛的傳奇,因為北京奧運的口號是: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

(全文完)

原文出處:
http://www.caijing.com.cn/todayspecx/cjkx/2008-04-30/58925.shtm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