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火點燃在政治之上

Posted: 2008/04/10 in 大國民
標籤:, , ,

聖火點燃在政治之上
文:蔡子強

很多人都知道,奧運「點燃聖火」這項儀式,最早出現於1928年阿姆斯特丹奧運會;至於另一項儀式「火炬傳送接力長跑」,最早出現的歷史舞台,其實並不怎樣光采,反而臭名昭彰,那是1936年由納粹主辦的柏林奧運會。

但大家卻未必知道,最初提出聖火接力跑這個建議的,卻不是希特勒,也不是戈培爾,反而是Carl Diem這位柏林奧運籌委會秘書長,而且早於1931年,希特勒仍未上台之前,Carl Diem已經提出。而最先孕育出這個概念的,更可追溯至1912年,由另一位被譽為「國際奧委會之父」的法國人Pierre de Coubertin提及。有關這兩點,Borgers在其著作上作了詳細的考據。

但很多時,原先如何高尚的建議,一旦落到野心家手中,便往往會遭到扭曲,成了政治工具。

聖火接力跑源於納粹

當年希特勒為了把全國民族主義推向高峰,曾經提出過,偉大的日耳曼民族,擁有同樣偉大的古希臘人之血統。為了投其所好,納粹的spin doctor便想出,在奧運中把聖火傳送進一步擴大搞作,把火炬從希臘奧林匹克山傳送至柏林,弄出一趟名副其實的「薪火相傳」,好用來作政治宣傳。如果有看過殿堂級女導演Riefenstahl所執導,那套被批評為納粹以巨資資助攝製的政治宣傳片《Olympia》,相信大家一定記得,電影一開始便是以此為橋段。

最後一棒火炬手為Fritz Schilgen,當他把火炬拿進奧林匹克運動場的聖火火盆前,準備點燃之際,突然戲劇性的把持着火炬的手向上、向前舉起,頓時惹來國外議論紛紛,認為這其實是一個經典納粹式敬禮的變奏,讓政治玷污了奧運。

因此在好一段時間內,火炬傳送長跑,在歐美被視為納粹的圖騰。1948年,在戰後首次舉辦的冬季奧運會中,便否決了繼續採用這個儀式。雖然在夏天的倫敦奧運會中被恢復,但傳送路線卻特地繞過德國。

史上不乏與政治交纏

柏林奧運會不是唯一的一刻,在奧運聖火的歷史中,從來不缺與政治的愛恨交纏。

日本在戰後,一直力圖重塑自己的形象。1964年東京奧運會,找來了坂井義(Yoshinori Sakai),這位在1945年廣島原子彈爆炸事件中同一天,在廣島出生的19歲少年,擔任了最後一棒火炬手,點燃聖火。日本政府這一選擇,結果惹來美國政府的極大不快。

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爾奧運,找來了法裔小孩Stephane Prefontaine及英裔小孩Sandra Henderson,兩人共同點燃聖火,象徵加拿大追求國家團結及族群融和。

1996 年亞特蘭大奧運,則找來了拳王阿里Muhammad Ali點燃聖火,並強調奧運終於第一次在一個以黑人為主的城市中舉行,而當患上柏金遜症的阿里,舉步緩慢,身體不停顫抖的走去點燃聖火時,那確是一個十分動人的畫面。但在此之前,這屆奧運卻特別多政治風波。首先是當聖火接力長跑路經希臘時,遭到當地沿途部分居民噓叫,抗議美國政府在希臘與土耳其的領土糾紛中,並沒有站在希臘那一方;之後,當時一個美國同性戀組織「Olympics Out of Cobb」,因為當地柯布郡(Cobb County)較早前通過了一條反對同性戀的決議,而威脅如果聖火接力長跑路線不繞過柯布郡,他們就不惜出手阻擾火炬手,因為他們認為反對同性戀有違奧運精神云云,可幸最後事件都得到平息。

你有你爭,我有我奪的聖火

當然再多的聖火政治風波,都及不上今屆。上述例子比起今屆,實有小巫見大巫之感。不單在倫敦鬧出支持藏獨人士強行搶奪聖火,在巴黎更鬧出因抗議行動,而令聖火四度熄滅的事件。

聖火在彼岸,固然你有你爭;而在香港,也我有我奪。在北京奧組委仍未公布香港火炬手的名單,並列為機密之際,梁振英卻「偷步」、「搶閘」,率先向外界「爆響口」說自己是香港火炬手之一,還要繪影繪聲,向記者描述自己正如何觀看相關短片學習跑姿,攝取傳媒鎂光燈。

我想問梁先生眼中究竟北京奧組委是何物呢﹖這又算不算得上是泄露國家機密呢﹖是否因為他身分特殊(例如是第三位特首的真命天子),就可以擁有特權呢﹖

當然,開放固然好,但這僅是指整個香港火炬手遴選「程序」以及「準則」的開放,而不是個別人士為了「出位」、「博宣傳」的「選擇性」開放。如果我們能做到像倫敦、巴黎、堪培拉等城市的遴選程序和準則的開放,香港才不枉稱自己為一個國際大都會。

據報道,英國倫敦市長利文斯通早於去年11月已向倫敦議會透露,當地80名火炬手包括運動員、名人外,他亦已去信當地中學,邀請他們提名學生,以選出18名年輕人傳送火炬;美國三藩市則更為開放,80名火炬手中,35名為徵文比賽優勝者,由市長提名的只有5名,其餘由奧運贊助商和北京奧組委選出;至於澳洲首都堪培拉的80名火炬手亦有清晰配額,包括30名由首都區政府選出的澳洲各地人士、27人由澳洲奧委會提名,由北京奧組委及贊助商選出的分別有5人及18 人。

切勿讓香港火炬手的遴選,成了一個家族「政治分餅仔」,來套換「政治人情」的籌碼和工具。還望「把奧運的還給奧運」,香港火炬手應以運動員、教育界及年輕人為主體。

#本文提及奧運聖火的典故,部分參考自:

1.Janet Cahill, 《Running Towards Sydney 2000: The Olympic Flame & Torch》, 1999

2.W. Borgers, 《Olympic Torch Relays》, 1996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廣告
迴響
  1. 麥兜 說道:

    究竟傳聖火似走鬼定走難多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