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不是後花園

Posted: 2008/04/06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西藏不是後花園
文﹕李照興

青藏鐵路通車已近一年,去年夏天引起一股西藏熱。而熱度很快又淡卻,再加上近期事件,打擊了西藏旅 遊風。說是五月,西藏才重新開放給遊客。西藏熱不起來,至今仍未有一個肯定的「藏歸派」的說法,去形容新一波的從西藏回來的城市人及他們的傳奇故事。相對 於雲南,西藏欠了什麼?抑或原因是,西藏正正是太多,多得令人沉重?

前幾年,國內流行所謂「雲歸派」說法,即雲南歸來的城市人,他們在早年 剛開發的麗江、大理等地待了半年幾年,帶着一種經洗滌的心,回歸城市,在各種職場繼續打拼,而後繼續遠遠惦念着雲南。個別藝術家,在雲南取得靈感,創出新 階段。但對於更多白領而言,雲南象徵着另一個故鄉,人們開始對這故鄉有了鄉愁。雲歸派談到雲南,是說什麼時候「又回雲南吧」,不是「去雲南」。那個年頭, 雲南熱,朋友之間,不是去了雲南,就是在計劃去雲南。聽說,那是一個去了之後,就不想回來的地方,這給愛發白日夢的都市白領而言,有着一種童話式的想像空 間和吸引力。真正留下的,還是有,不過大部分是帶着雲南的記憶回到城市的辦公室。昨日的雲南,今日的西藏,作為中國城市人的後花園,已成潮流。問題是,除了單向的在這些地區「提取」,除了錢之外,遊人過客又給了這些後花園什麼?

未有藏歸派因西藏太艱苦

我們小時候都看過那部《神秘的西藏》,與其說這種紀錄片向年少無知的國民介紹淺讀了一個遙遠國度的真實面貌,倒不如說它早早就把西藏聯繫到神秘這詞語上。於是,印象上,西藏不可能不神秘的,你日後到西藏,也只能用揭秘的心態。天葬是神秘的,布達拉宮是神秘的,靈童轉世是神秘的。但可曾想過,轉一個角度,對於一個西藏深鄉人而言,城市人每天要擠進地下鐵然後等電梯上高樓八個小時關在空調入面,一樣是神秘得不可思議吧。我們老是說人家神秘,到底我們有沒有設身處地過着他們的生活了解過 他們的價值觀?

所以,我們常聽到那種藏歸派那輕率而天真的感嘆,都不要信以為真。「我想就此留在西藏了。」講這些的朋友,更多是把西藏的禮物帶回來就算,又或者像讀心靈雞湯一樣讀着那種淺白的西藏教理。

得承認,西藏不是雲南,西藏當然都有頗消遙的時光與自然,但那不是一個給到城市人久留的引力。西藏是艱苦的,社會衝突是顯眼的。你不能帶着一個過分單純的心入藏,以為只是看看雪山與寺廟。相比起西南面的少數民族,西藏的歷史與宗教沉重而堅厚得多,也是這種力量令整個所謂「融入」大中華的過程是如此艱辛。她不像我們在雲南見到的載歌載舞歡迎遊客的民族,西藏人緊抱着自我一套價值觀,而非西藏人未嘗試了解。所謂漢化,則變成一場不公平的利益攤分,就像中介賺得的錢沒法真正落到藏民。

而當經濟衝突起了,年輕或無所是事的藏民在利益或精神外力的推動下,才有造反的想法與吸引,因為造反的機會成本太低了 (就像中東被收編的恐怖分子,可為宗教理想或經濟投身這「行業」) 。不明白這種關係,是難以理解當前的西藏問題。也是枉費了到西藏,因為你去完只會知道宮 殿是如何建築,而可能對西藏的真生活一無所知。

雲南沒包袱 適合long stay

較西藏不同,雲南顯然沒那樣沉重。你可以在雲南過得悠哉日子,便宜而某程度上又有一種城市物質生活的保障。這其實是種安全的冒險,想過一種所謂刺激自由無拘的生活,但又不需真的太艱苦。麗江大理有平宜的旅店,多選擇的食物餐館,外國CD舖酒吧成行成市。在西藏呼吸都像很花力氣,在雲南,像真的輕盈。所以,藝術家建築師們會決定在這裏實現在其他地方難以實施的 dream house 營建,建行宮,開工作室,或悠悠閒閒生活不做任何事。兩個人在這裏開酒吧客棧,可以輪流休假半年。甚至,雲南已經成為一個將來 long stay 半退概念成熟後,中國人的 long stay 首選 (long stay 由日本流行開來,意指退休人士選擇離開自己國家或城市,在別的城鎮作非單旅遊式的較長時間居留,實在體驗及經歷該城市的真正平民生活) 。

後花園,是可不斷回去,甚至乎是 long stay 的。雲南是 long stay 之鄉,因為她基本設施已有平均水平,她的遊客或  long stay 社區已成熟得可自成一系,跟當地的原居民互動形成。而且,當我們說着雲南,我們說的也不過是麗江大埋中甸那些已相當開發的旅遊或 long stay 之城。城市人認識過雲南的山明水秀,帶着口碑與認同回到城市,那就不單單是取了雲南的啟發,同時也通過對雲南的了解而扭轉/美化城市人對雲南的印 象。

藏民自成體系 與漢族交往少

然而西藏文化宗教的深奧悠長,令我們難以輕言。當地漢藏兩族的相對少交往甚至隔絕,令我們也很難掌握到當中的真實生活。我們甚至不知道那種少數民族對中國人的概念是對立得完全令我們吃驚。這是他們自成的價值體系,是我們沒有被教導過的概念,是《神秘的西藏》不會告訴我們的另一種論說。如果在世界盃期間,新疆維吾爾人看中國對土耳其比賽時,你發現他們與漢族球迷是會因為兩隊球隊兩種認同而打架,你就知道我們想像中的國家的確存在很多未知的面相  (如果有朝一日不丹足球隊真的踢進世界盃,又碰巧遇上對戰中國隊,可能在西藏的藏族球迷也會捧不丹多過中國隊?)

那若果真的要到西藏旅行的話,除了帶走大眼界與深啟發,留下金錢和垃圾之外,我們可以做什麼?

需代入西藏去看事件

或者就是用心用眼看一下所見到的非典型旅遊,當然也必要是非官方的,當中有難以合一的價值觀衝突,有個別的政策上的偏頗不恰當,同時亦見到一種忍讓,而大家追求的是一種真正的體諒。不公的政策,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文化及教育政策上的失誤,對宗教傳統的未盡尊重,肯定需要改變改善。這是追求公義的正常人起碼的標準,是要對現政府不斷追認的東西。這個,我們要傳揚開去。是要在國家與民間層面,教育並養成一種對待西藏的代入看法,而非像現在一樣,讓西藏以外的人覺得老是西藏人招惹麻煩。去旅遊,看人家文化,可以很簡單,漢族文化曾講究的「謙虛」,就是神髓。而不是到後花園放過屁就走。

編輯:陳彩霞
策劃:李照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