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邊疆獨立運動的3個問題主軸

Posted: 2008/04/06 in 大國民
標籤:, , , , , ,

中國邊疆獨立運動的3個問題主軸
文:侍建宇

國家主權、國族認同、社會貧富差距,是中國現代邊疆治理相互拉扯的3條支撐主軸。西藏、新疆,甚至台灣問題都有類似困境。

港澳的「一國兩制」是中國近年對國家主權唯一的突破。「自治權」下放是主權運作的實質表現,但地方自治運作有可能會反噬中央政府的權威,卻也是這套制度揮之不去的陰影。中國堅持「絕對主權」國家觀,強調各個國家實力或有強弱之分,但法理上卻擁有平等權利,主權不容干涉。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為求避免爭議,放棄蘇聯的民族加盟共和國模式,擺脫法理上的主權分割與分享爭議,並設計民族自治區來圈框中國邊疆。西藏透過達賴將西藏問題「國際化」 (高推熱比婭為「維族之母」也是類似策略) ,的確迫使中共予以正視。然而實力畢竟懸殊,達賴近年也迂迴進入一個中國的框架,棄守主權爭辯,轉而認真討論西藏自治的內涵。

從1988 年達賴首次提出放棄西藏獨立,斷續談判到現在,為什麼沒有任何實質結果?問題關鍵就在:要求高度自治,要求整個大藏區的完整自治權(涵括西藏、青海、甘肅南部、四川西部和雲南西北部),而北京政府眼前無意要為西藏重新界定主權概念,而且大藏區民族分佈更是複雜,茲事體大,當然也更不相信達賴的誠意。

無法有效爭取邊疆民族認同信任中國,牽扯出國族認同的問題。共產黨延續國府所繼承的大清帝國疆域,並用現代民族國家的概念來框架很多「兄弟民族」,共同集合成官定的「中華民族」,避免大漢族沙文主義與地方激進民族主義,於是「民族團結」成為要務。然而沿用「以夷制夷、屯田駐兵」歷史遺留下來帶有歧視意味的治邊策略,並在漢族主導的現代化進程中發展新的社會形態與價值觀,這樣變革當然會引起邊疆民族知識精英反撲,質疑並寄望重塑他們傳統文化的內涵;達賴抨擊中國在西藏進行「文化滅絕」,以及政治伊斯蘭運動下的維族炸彈劫機都不難理解。

中國經濟政策在邊疆兩面不討好

很難讓邊疆民族誠心信服的中華民族,無法演變成現代國家團結內部的政治國族意識,同時轉化成現代版的「中華帝國型國家」,為求管治疆域內的廣土重民,好像除去武力鎮壓,排解民怨的方法就只能回歸民生經濟。但資本社會快速發展下夾雜的貧富不勻,使得邊疆治理問題治絲益棼。

相關研究評論只顧一味指摘中國運用經濟工具治邊的不妥,從西部大開發到青藏鐵路,總是批評漢族掌控政治實權,活絡邊疆經濟後真正得利的是大量漢族移民。這樣說法非常偏頗,中國的經濟政策在邊疆事實是兩面不討好。

物資原本不豐厚,平時卻給邊疆民族特別優惠待遇,使得漢族移民心理總是抱持犧牲負重的不平;然而邊疆民族又總是相反地理解政府作為,加上大量漢族移民帶來的社會競爭,總歸自治權下放不足,接受政府照顧變成理所當然的福利。於是漢族與少數民族之間同時出現「相對剝奪」的感受,一有風吹草動就武力相向,原本單純的民刑事糾紛就變成民族問題,經濟發展對紓解邊疆民怨的效果大打折扣。

面對現在的僵局,中國政府如何創造地理解國家主權觀,釐清並嘗試跳脫「帝國型國家」治理結構的陷阱,可能才是當務之急。

作者是東京中央大學政策文化總合研究所客座研究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