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私有產權的無限

Posted: 2008/03/10 in 雜物櫃

誰奪去了公共空間

【明報專訊】香港的商場多以什麼廣場命名,但這些名為廣場的地方全是各大發展商旗下的物業,在這些廣場內舉行的活動全由所屬的管理公司安排;公眾人士的一舉一動被放置在每個角落的閉路電視嚴密監察,稍為偏離管理公司可接受的行為模式,便會受到保安人員干涉。

像拿起攝影機拍照,如果對象是同行的朋友或路過的遊客,是不會有人前來干涉的;但如果拍的是廣場內的裝飾,不久便受到干涉。

即使不服氣也沒法可想,這些名為廣場的地方實則上是發展商的私人物業,連坐下休息也要在人家允許的地方,不然就要付鈔買點東西吃才能坐。這種情已見怪不怪,不少人更早已習以為常,保安人員亦已習慣驅趕那些不在指定地點坐下的人–時代廣場保安員才會驅趕在廣場外坐下休息的市民。

換言之,真正的問題不是個別保安人員態度不友善或像時代廣場的高層人士所言過分熱心,而是香港社會充斥覑大量偽公共空間,政府不但沒有任何計劃改變現,而且推波助瀾令情惡化。

增樓面面積換公開私家地是慣例

林鄭月娥日前回覆立法會議員的提問時表示,當年屋宇署與時代廣場業主訂立公用契約,將部分私人地方闢作公眾休憩用地,時代廣場獲得增加樓面面積作補償。很明顯這種以增加樓面面積換取部分私人地方改為公眾用地是屋宇署一貫的做法,兩年前的嘉亨灣利益輸送疑雲便是另一例子。

雖然這做法起碼可以自圓其說,但由此而形成的公共空間只是偽公共空間而已。像時代廣場公眾休憩用地在建築上根本是時代廣場的一部分,雖然是公眾休憩用地,但康文署卻沒有興建任何設施,連康文署管轄的公園裏常見的長椅也欠奉,市民根本無從分辨哪裏是公眾地方,哪裏是私人物業。這種區別十分重要,香港有很多法例保障私人物業不被侵佔,私人物業的擁有者一般都會嚴密看守自己的物業。公眾地方的情卻有別,公眾地方屬於所有人,也不屬於任何人,因而容易被有權有勢者侵佔,更何是與時代廣場同屬一體的少許公眾地方?

相信很天真、很傻的人才會相信出租時代廣場的一角是無心之失的解釋,但事情發生於03至 05年間,政府到現在才如夢初醒。類似的偽公共空間很多,屋宇署的發言人亦坦然承認由於數目太多,政府不會逐一巡查;亦即是說一切有賴有關發展商的管理公司自律。但即使後者自律亦因為被賦予全權管理公眾地方,全權安排在公眾地方舉行展覽,各種無形的利益亦當然全數歸於有關發展商。

發展商雙重獲益

發展商早已從放寬地積比率得到補償,其後又憑管理公眾地方不斷獲益,政府的政策顯然有利地產發展商。即使兩年前發生嘉亨灣利益輸送疑雲,政府依舊沒有計劃檢討增加樓面面積換取發展商將部分私人地方闢作公眾休憩用地的一貫做法。政府很可能認為這做法行之有效,毋須檢討或更改。

暫且按下發展商雙重獲益的問題,這種行之有效的政策能夠為市民大眾提供的是少許公眾休憩用地,但僅此而已,個別民主派議員曾試圖在這些名義上屬於公眾的地方示威抗議,但馬上遭有關管理公司聘請的保安人員阻止。如果政府無意改變這種「行之有效」的做法時,已覑手興建一些更寬敞、讓市民更方便表達意見的公共空間,那麼時代廣場一類的偽公共空間不失為一種為市民大眾在鬧市裏提供少許休憩地方的簡單方法。

問題是﹕結束殖民統治,回歸10年多以來,雖然市民大眾已不再是殖民統治年代,各自為口奔馳的沉默一群,而是勇於表達意見,五日一請願,十日一示威,但香港卻依舊沒有一個方便市民表達意見的廣場。

除了時代廣場、銅鑼灣廣場、中環廣場等讓人們消費,香港有的就是殖民地年代的皇后像廣場和國內遊客必到的金紫荊廣場。回歸10年多,即使民情已變,但政府仍是沿用舊思維,完全沒有計劃改善香港公共空間嚴重不足的問題。

政府漠視公共空間嚴重不足

政府不但沒有計劃改善,而且縱容大發展商變本加厲侵佔公共空間。藉改善交通的名義,行人天橋已偏佈香港、九龍、新界的每一角落。行人天橋卻不是方便行人,而是為了增加車輛的流量,對於行動不便的長者或病患者,行人天橋更往往是高不可攀。

但最不可思議的是行人天橋的終端或是與行人天橋接駁一起的是一座、一座的購物商場。或許這些和購物商場扣在一起的行人天橋是商場的發展商負責興建的,事實上香港有不少商場已成了行人由A到B的必經之地。要到會展中心而不想經過一些商場的難度甚高,不經過又一城而抵達城市大學更要繞一個大圈,城市大學是又一城的發展商興建的嗎?不是吧!為何城規會縱容又一城變成攔路虎,攔住所有到城市大學的人?

行人天橋是另一重災區

路是人行出來的,在城市裏的路原本只有街道,街道最能體現城市原有的公共性,街道24小時開放,人們自由進出。街道不但四通八達,而且往往匯聚同行的商戶,形成濃厚的地道色彩。

但香港的街道已出現被行人天橋和與之緊扣的商場體系架空和邊緣化的危機,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彌敦道至洗衣街的一段旺角道,這一段旺角道被一條比七人足球場還要寬闊的行人天橋遮蔽覑,天橋的終端是購物商場。天橋興建後,兩旁樓層不高的民居頓然不見天日,遺害比屏風樓有過之而無不及。

與街道相比,行人天橋是另一種偽公共空間,街道四通八達,天橋卻處心積慮將行人引到購物商場。憑覑小商戶的努力,香港不少街道衍生了豐富的地道色彩,興建行人天橋卻肥了發展商。

必定要嚴正對待香港日益嚴重的偽公共空間,偽公共空間比縮水樓或那些售樓書上列明的花園變停車場還要惡劣。林鄭局長可有解決方案?

文﹕馬國明
編輯:楊泳森

廣告
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