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來一趟文學散步

Posted: 2008/03/10 in 大國民, 悠資訊
標籤:, ,

【明報專訊】蔡瀾先生曾經在散文中說過﹕要了解一個城市的經濟,最好先從其菜市場入手。但如果我們要了解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的真正包容力,我們可以從哪裏開始覑手了解?答案,可能是書店或看她有沒有一個書店區。曾幾何時,一度令國內同胞非常羨慕的香港華文圖書市場,回歸後,出版業不斷萎縮,整體書籍水準下降,連本土的大書店也因為珠三角地區的大型購書中心不斷相繼落成而顯得失色,好像只剩下繁體字書籍這個剩餘價值。

毫無疑問,港府及本土商人都忽略了文化產業的發展機會,而除了年多前深圳開了號稱全世界單體面積最大的書城外,去年在北京的文化產業區海淀區也出現了號稱全世界最大的全品種書店。

北京神保町特色書店多不勝數

筆者在九十年代的日本東京讀書時,就一直很羨慕日本人擁有一條書店街神保町,今天,筆者站在北京市文化區–海淀區海淀橋附近時,就有種好像回到了日本神保町的感覺,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巨大的中國書店和中關村圖書大廈,繼而是旁邊的新書店第三極(號稱全世界最大的全品種書店),而在中國書店和第三極之間的一條步行區裏,更有很多二手書店、古籍書店、國畫顏料店及書畫裝錶店和影音店,還有舒適的網吧。由於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甚至39所高等院校、22所各類成人高等院校都座落於這個約有香港三分一面積,而高知識流動人口超過三百萬海淀區附近,因此周遭都有很多特色書店,對於一心想感受北京文化氛圍的文化人而言,海淀區式的「文學散步」是令人感到心靈很滿足的。的確,據非官方統計,今天海淀區約有百家中小型書店,雖說書店之間存在殘酷的價格大戰,但這對購書人士而言百利而無一害,而為了吸引人買書和不被市場淘汰,許多書店都有自己鮮明的定位,例如北大南門的風入松書店就是北京第一家由學者創辦內設置茶座的書店,專門售賣經過精選的人文科學和社會科學的書籍,書店格局有濃郁的學術氣氛,哈佛、匹茨堡等頂尖學校的圖書館也定期從風入松大批量選書!

光合作用書房唯一一家24小時營業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位於海淀區五道口的光合作用書房,據說這曾是國內唯一一家營業時間達24小時的書店,其顧客對象擺明是追求個性的Cult友,所以書籍種類都是圍繞城市文化和設計、生活和創意類等,而二層設有別致的咖啡館,加上周圍一條街都是各式服裝、玩具小店,由於就在北大和清華旁,因此經常有不少日籍、韓國籍學生於此聚集。

啊,我終於明白及有機會了解日本時尚或文藝雜誌中所說的所謂「文學散步」!

隨覑北京開往香港的直通車即將提速後,海淀區的文化產業、區中的中關村高科技產業及及愈來愈成熟的宋莊畫家村可能會對香港的文化界,甚至對中國仍然沒有充分認識的普羅大眾帶來深遠的畄擊,可能會為香港新生代在了解真實的國情及就業方面帶來前所未有的影響。香港人啊,真的要習慣成為一個大國民才行。

極速找到自己想要的書

對於許多愛書家而言,會發覺現於香港買書並不容易,因為你會發覺香港許多大書店的職員沒有閱讀習慣,十問九不懂。而在北京第三極書店或中關村圖書大廈中,每一層都設有書籍檢索系統,極速找到自己想要的書!事實上,除了找書外,海淀區的許多購書中心的很多設施都很人性化,面積寬敞,採光充足但光線柔和,到處都是苐子,還有好幾處茶座、咖啡座,特別是不少都有非常乾淨的衛生間,更還免費提供衛生紙(不需開口向職員索取)!香港似乎還沒有可讓顧客使用洗手間的書店?

曾經有台灣文化人說;第三極書局的規模和氣勢,叫人想起紐約市的邦諾(Barnes & Noble)書店,甚至急起直追台灣人引以為榮的誠品。坦白說,第三極書局已經超越了台灣誠品、日本青山和歐美的大書店。超越的地方在於因為中國是大國,其簡體字的影響力和書籍的種類及閱讀方面的包容度不是其他國家

可比的。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你在日本最大的書店街要購買一本中國流行小說作家的作品,可能要走到專門售賣中國書籍的書店都找不到,但是在海淀區,你很容易找到歐美和日本的現代及當代流行小說家的英文版、簡體版,即是說在中國,不少人都看過日本及歐美流行作家的小說,可是在日本或歐美,又有多少老外和日本人知道誰是王蒙,和對中國文化、

地理有多少瞭解?

令我感到更驚訝的是,在不少書局的工具書區中,我買到日本《朝日新聞》的珍貴專欄結集《天聲人語》,書中還有VCD可供人聽最標準的日本語,售價不過二十多元(相反這是日本買不到的)!另外,第三極書局還有大量藏文書、佛教道家中英翻譯及過百種外文雜誌和一層專門售賣二手外語書的區域,其售價都比外面書籍便宜,而且繳付一元入會後可有八折,筆者早前花了一百六十九元買了十本書,全都是中英對照的哲學書、佛教書籍和日文書,因此,港人坐直通車到北京買書,連交通費、食宿和買大量書籍,花費二千多元嘗試一次北京文學散步考察之旅其實很值。

什麼叫做與時並進?

董建華在位時不斷強調與時並進,而現任特首提出的西九搞作,到今天回歸十年仍然在畫layout開研討會食西餅,仍然吃老本依賴英國留下的法律制度維護所謂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和方便內地不明資金抵港外,其他行業、人才不是相繼消失或流失,就是因為趕不上周邊地區的步伐而面臨淘汰。

方才筆者說過,深圳市每相隔兩三個地鐵站就有一座巨型書城,旁邊還有美術館和培育孩子多方面成長的大型培訓基地飛船似的少年宮(有別於香港屋村的兒童中心),北京十年前就更把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關村一帶結合成為一個集文化產業和科技業的年輕就業及學習重要區域,另外,離CBD不遠的宋莊畫家村也愈來愈發展成熟,不少私人美術館相繼落成。

對於外國遊客而言,目前北京還沒有的可能只是金至尊洗手間。而香港地區最大的島嶼大嶼山,到目前仍沒有一間中文書店,也不知道港大中大附近有哪一間大書局?曾經在昂坪360吊車站附近開設的精品店售賣的是深圳油畫村不要的破爛行貨佛像油畫,卻以為老外容易受騙。

不過短短十年(海淀區文化產業也發展了十年),中國變得愈來愈有包容力,以往以自由引以為榮的香港卻愈來愈專制,幾張大報每日版面最多的是八卦新聞,除了明星緋聞,好像沒有別的可寫?

究竟,海淀區文化產業和中關村科技業的成熟能否驚醒港人港府關注自己在文化視野上的失陷?港人被邊緣化不再是恐嚇,而是成為事實。

文:釋本有
編輯:陳彩霞
策劃:李照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