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祖兒現象

Posted: 2008/02/03 in 雜物櫃

容祖兒現象

【明報專訊】今年入大學的同學,應於1988年出生。換言之,他們11歲時,是1999年。那一年,有一位叫容祖兒的歌手出道。他們整個青春期,都是在《痛愛》、《心淡》、《出賣》、《啜泣》、《抱抱》中學習戀愛失戀的一千萬個可能。

看透容祖兒,也看透很多香港80世代的特質——先天不足(在娛樂圈是外表),多次被唱片公司或經理人公司推走,自小也不被期待。後來出道,拍片,卻遇上香港經濟最壞的日子。延綿的努力令她得到聽眾支持,卻又因健康影響工作。從否定的聲音中走到今天,眼看前人如羅文、梅艷芳、王菲的成績(在香港那是唱片銷量),檢視自我,總不會肯定自己的能力和成就。

看容氏這次的星光演唱會,聽不到關智斌說「多謝師姐畀機會我鰠紅館唱《眼紅館》」、沒送鑽石沒有激瘦沒有是是非非。她卻做到了:歌唱得很好,中氣夠,沒走音走板。她的表現,可以用上當年只有王菲小姐才匹配的「同CD一樣」這5個字來形容。終於,香港也可以叫容氏為香港的一線女歌手,是歌手,唱歌的人。

容小姐一直(也樂於)把形象設於詞不達意,帶點尖沙嘴feel的港妹位置。過往看她的表演,都害怕聽她的真心分享。當她連米飯班主——演唱會的贊助商也差點數不完,你當然可以預期她的話術沒有她的歌技好。最令我覺得容小姐可以進入新一代「香港代言人」的,是當她表演完那個「半空傾斜四十五度」米高積遜級舞步後,在台上連蹦帶跳的說:「呢……其實呢……我跳舞鰟陣雖然成日都扮型,不過實際我都係『低B仔』底」。

香港青年七分面目模糊

這個特色,十分香港。這一代香港青年最平實的寫照,是七分面目模糊,三分「別要期待我給你更好」。面目模糊,是最好的保護色——由大學課堂上講師問問題後大學生那種「逃避你的眼光,還是要一再偷看」、到開會的時候老細問有冇意見,大家都只是心想都是「我對你再老實難令你變老實」,最好無話再講便散會,再在Pantry放冷箭。

「別期待我會給你更好」,則在長輩面前最耍家。吃團年飯,當律師醫生工程師的姨媽姑姐舅父問我現在在哪兒讀書……「Oh, no! 你在香港讀大學嗎?舅父當年自己考scholarship去Oxford,就覺得人點都要出去讀過書,vision會好唔同,you know what I mean?」深知自己不會比上一代更風光,是年輕一代出現「集體平庸化」重要誘因。《港女聖經》作者葉一知在訪問中說,港男港女的爭論不恐怖,最可怕的是「社會集體平庸化」。香港人在社會沒有發展沒有進步十年來只食老本的大前提下,大部分人也不敢肯定自己十年後會比今天好。要我唱你聽嗎?「我沒有沒有我沒有沒有,從運氣到信心到天空宇宙全屬某某……」嘛。唯有用「你睇我唔倒」,「最好唔好搞到我」、「我個人冇乜野」為生存底色。

羅文走了,幸好留下容祖兒。如果失戀教主容祖兒是香港精神領袖,在香港「希望平庸」的主旋律下出現的「平(凡)成(年)人」,是時候upgrade自己的 software了——雖然她沒太多自信,語言表達能力未臻完美。2008年,容氏終於做到了——她很有星味,跟紅館舞台很匹配。她雖然「低B仔底」,但是當她需要交功課時,她做足了,101分的。

在我前排兩行左邊唱完整首《心淡》和《痛愛》的肥弟弟、在我身旁因為趕賭波而提早離場的眼鏡港男、在我前排七行唱完整首爭氣的束馬尾小美眉,我們的精神領袖,陪你長大的容祖兒也變得專業了,爭氣了,王菲了。但願《我的驕傲》早日成為旺角民謠,被教育局列為新高中通識課程。大阪府最近選了一名在電視藝人作大阪府知事,即是大阪的特首。友人問:「我懐可以幾時選劉德華?」要普選?2017嘛。可憾當時容祖兒仍未到40。基本法有沒有附件說,特首參選人可以加算「天地人」3年?多加3年,容氏才可以在2017參選啊。如果她參戰,找來喬寶寶出來陪跑,還不是重演希拉莉大鬥奧巴馬?真真乖乖不得了。

鼠為十二生肖之始,這10年只做牌無糊吃的香港,但願可以洗牌再來。香港的鬱悶,但願止於這個句號。

(後記:編輯先生問,你會不會寫「那件事」?我想,現在對這件事最好的對應,是別再說它。尤其是,如果你愛過那個歌手。)

文﹕健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