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億的改名費--西區線?南區線西段?

Posted: 2007/10/29 in 雜物櫃

六十億的改名費
西區線?南區線西段?

【明報專訊】23日,地鐵公布發展港島西區線。同晚,發展局長林鄭月娥見了幾個城市規劃師、建築師及測量師,他們早前自發義助灣仔利東街受市區重建迫遷街坊,製作「啞鈴方案」。25日,傳出政府正與地鐵磋商港島南區線方案。結合三個版塊,是一個大版圖。

香港本身就是個大地產項目,人盡皆知。集財富權力一身的最大發展商,卻是我們的政府。幾個知名私人發展商,不過是大判頭。我們每天坐地鐵火車,卻少有意識到地鐵和九鐵,就是香港最大的私人發展商。兩鐵合併後擁有的物業和地皮,更將是全港數一數二。然而,香港公共交通和地產之間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影響和角力,我們又知道幾多?再把公共交通、地產和建築業這三角關係結合市區重建來看,又如何?

地產 地鐵

沒有地鐵的香港,久遠得我們都忘了七十年代香港是如何把地鐵建起來。多年下來,我們天天坐地鐵、住在地鐵發展的私人屋苑(如綠楊新鸷、奧運三寶、德福、康怡/康山、杏花鸷及將軍澳線沿線)、在地鐵和私人發展商合建的商廈上班拼搏(如IFC)。下班後,我們到地鐵和發展商合建的商場購物、吃飯、娛樂(「你去了Elements沒有?」是近日的問候語。)活在其中,我們絲毫不為意地鐵就是衣食住行這個香港社會獨有特色。正正就是七十年代地鐵建成前一句廣告標語﹕「點止係地鐵咁簡單」。

一九七四年至一九七八年,一切如火如荼。幾年間,地鐵公司首任主席Tony Ridley與時任港督的麥理浩和財政司夏鼎基,逢周六上午都談地鐵建造進展事宜,風雨不改。數年後,地鐵觀塘線及荃灣線如期落成通車,是當年一件社會大事。

可是,最叫全世界刮目相看的,是港府不費一分一毫建成全套新的地鐵系統。當時港英苦於看不透香港政治前途,不願真金白銀起新地鐵,遂有送地妙計。地鐵公司有地無錢,開銷都得大幅向銀行舉債,然後一手起樓,一手起地鐵。但迎面來是上七八十年代的經濟高飛與地產興旺,地鐵全線地產項目報捷。要知道,當時全球地鐵系統建造固是賠本,營運亦連年虧損,且數目不菲,罷工連連更叫各地政府頭痛不已,更莫說公眾對地鐵服務和票價的不滿。香港地鐵營運是國際級﹕班次密,效率高,客量大,至九七年引入「八達通」,又創下世界各大城市公共運輸一大奇蹟。今天,「八達通」儼然市民的第二張身分證。新加坡、吉隆坡、台北、廣州、深圳、北京及重慶陸續效發香港模式建造營運新地鐵,到Tony Ridley離開地鐵公司執掌倫敦地鐵,香港模式更輸出到英國,九十年代後期建成的倫敦地鐵新線Jubilee Line,就是如此建成。其他如歐澳等地也不同程度引進香港經驗。

但它並非全無缺點。兩天裏先後傳出政府現金補貼六十億建港島西支線,及港島南支線仍照往日送地皮連車站上蓋物業發展權,說明不論出錢出地,興建地鐵總要政府補貼。弔詭的是,地鐵既已於二○○一年上市,公司賺得利潤不再全數上繳政府,而是如一般上市公司分發股東(包括政府)和留作財政儲備;那地鐵到底算是公營、私營還是公私合營公司?那何以當日又走上了私有化之路?

此外,「香港模式」行之有效的大前提,是未來地產市道必須連年興旺,地價樓價節節上升。於是,地產好,地鐵好,政府更好。否則……

由是,地鐵作為香港運輸大動脈,實與香港地產發展共存亡,而香港必須向地產發展傾斜。猶記得,九七金融風暴下負資產無數,至○三爆發沙士,樓市幾乎全面停頓。西環要建地鐵只聞樓梯響多年,屈地街興建新私人樓宇時預留下來的「屈地街站」一直空置並慢慢變成鬼魂站,決而不行理由是西區人口不足、現有服務實足夠、地底工程技術困難等拖延,直至近兩三年間樓市股市興旺,一切阻滯卻立刻迎刃而解。

西區Vs南區

然而,縱有政府補貼六十億元,地鐵營運「西區線」,實是看在南區線份上。「南區線」東西兩段合共九至十一個車站,由金鐘出發,分東西兩段至鴨婣州,兩段形成一個大圓圈,覆蓋大半個港島,沿線包括一流商業及住宅地段,而「南區線」車廠訂於黃竹坑(地皮今天估值逾四百億),預計上蓋興建類似太古坊的大型寫字樓加商場綜合物業。長遠看,港島南區會變成另一個裵魚涌,加上已通過規劃的酒店項目及海洋公園站,南區將發展成一個新旅遊區。由此看來,政府可以興建「西區線」作為興建南區線東西兩段的條件,即使興建港島西區線對地鐵沒有地皮帶來的地產收益、車費收入亦不吸引,可有政府的六十億元補貼,興建西區線仍是十分明智的決定。

細閱建議中的路線圖,南區線西段由大學站經數碼港、華富、香港仔至黃竹坑,而西營盤和大學兩站根本就連接通往上環、中環及金鐘,「西區線」共有三站,此段佔去兩站,佔西區線全長六成,該呼此段為「西區線」,還是「南區線西段」?本來都可以,不過,叫西區線有六十億補貼,叫南區線西段,則沒有。

有一件事大抵政府和地產發展商都清楚﹕未來九龍和港島都難再有地皮供發展。填海,西九龍能填的都盡了,中環、金鐘灣仔,這部分的維港實在所餘無幾,經歷反拆天星與皇后碼頭運動後,保護維港運動肯定是一大技術考慮。

建地鐵收地殺手騐

餘下來是舊區重建。二○○一年修訂後的〈市區重建局土地收回條例〉,賦權市建局幾乎是任意在市區劃定重建區,然後強行收回市民的私人物業和土地。大批舊區居民居所商舖被強行收走,當然引來反彈與指摘。

受灣仔利東街(喜帖街)H15重建項目影響的坊眾,自○三年起堅持以實質行動反對不公不義的重建制度,筲箕灣、中環、深水、大角嘴等「重建區」居民亦不甘示弱,加上天星、皇后、景賢里以至中環中區警署等事件後,社會勢將愈加關注保育歷史。政府在新的施政報告倡議保留灣仔地區文化和社區特色,藍屋、灣仔街市及露天市集都得以保留,更有傳言指發展局會暫緩利東街拆樓工程……換句話說,以市建區清拆舊樓為地產發展提供新地皮的手法將愈發困難,即使最後成功遷拆,所需時間及所遇到的阻力和變數亦必將大增,地產發展商見如此勢色,亦必有顧慮。

填海不行,市區重建發展的手法漸受社會唾棄,但政府又必得在市區提供新地皮,怎麼辦?尚餘的一個方法就是興建新鐵路。值得留意的是,《地下鐵路(收回土地及有關規定)條例》賦予地鐵公司法定權力,收回私人土地及物業業權作興建地鐵用途,而收回公營機構土地就更加容易。房委會幾年來一直堅持保留黃竹坑鸷地皮重建公屋,雖手執控制及管理地皮的接管令,政府回收地皮不易,可當亮出興建地鐵「南區線」的理由,地皮就不日到手。

我們的政府、公共交通、公共基建、地產發展、衣食住行、填海、市區重建、社區生活、公屋政策各項政策,看來似乎是一件事還一件事,互不牽連,實則密不可分。我們不斷把整個社會分割開來,令大至政府與公私營機構,小至個人與家庭都各自為政,你不理我,我不理你。最後,只剩支離破碎的城市、政策和家庭與冰冷的工作、生活乃至心靈。這樣的一條路,香港應該走下去嗎?

文﹕林杰
編輯:曾祥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