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食。素食。檸檬。靚湯

Posted: 2007/10/22 in 吃天下

厭食。素食。檸檬。靚湯

【明報專訊】這陣子,飲食新話題就由厭食開始。朋友看過我這個叫「乜№食經」的勞什子專欄,訕笑我說:「一個有厭食傾向的偏食者,竟然寫食經,真是天下奇聞。」

我抗議:「我不是厭食,只是有時是沒有胃口,學術一點來說,是胃寒腸冷,食慾不振而已。」

最近,米蘭時裝節推出以患厭食症、瘦骨嶙峋模特兒拍的裸體廣告,令舉世嘩然。廣告反厭食,卻令我們反思人類跟身體與食物的關係。

看到反厭食症的25歲法國女演員伊莎貝爾卡蘿的裸體,便叫我想起印度超瘦版的佛陀像,中國或漢藏地區的佛教中的佛陀像,多是肥嘟嘟,圓潤飽滿,但印度流行的佛陀像,造型卻是瘦骨嶙峋,是在樹林中修苦行時的佛陀,形貌駭人。印度人相信一生不費精神在飲食上的佛陀,應該是一個瘦漢子。

不過,朋友畢竟在大學是攻讀社會科學的,他說:「我同意飲飲食食不僅是去逛菜欄,然後回來躲在廚房玩手工藝,或是食肆指南的硬銷廣告。飲食常常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範疇,要不然,中國大陸「憤青」反美帝國主義時,便不會去搗亂美國跨國快餐店;縱橫天下的星巴克咖啡店,更不會可憐兮兮的,變成現代溥儀,給趕出北京故宮。」

飲食常常比我們以為的複雜。

陳志雲推動素食

「後嬰兒潮時代」的新生活哲學,是賺錢與修行沒有衝突,享受與環保沒有衝突,請客食飯跟革命更沒有衝突,關鍵是要懂得節制、平衡與選擇,來磨平各種衝突。

所以,在新時代的大眾飲食文化中,食家往往也是生活哲學家,懂得如何解釋與合理化(Justify)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節制、選擇如平衡之道。看似簡單,其實談何容易,你要懂得公共空間的認同。不妨以陳志雲為例。

茹素多年的陳志雲,真正能為香港飲食文化移風易俗,還是最近的事,但他把飲食變成遊戲,不是因為《美女廚房》或《味分高下》高收視,而是當他「坐正」總經理的位置後,讓無線電視成為推廣素食的公共空間。

喜歡台前工作的陳,為香港非主流飲食文化,打了一場「位置之戰」。雖然,觀眾很少會關心《志雲飯局》中,他究竟請被訪者吃了什麼,但在《開心聊齋》中,回復良家婦女Look的關菊瑛,則擺明鼓勵大家食齋。

藝人中吃素的其實很多,有張學友、伍衛國、潘芳芳、Maggie Q、鄧麗欣、徐熙媛、蕭亞軒、呂頌賢、珈穎、陳秀雯、江華、楊玉梅等,鄭少秋則逢初一十五食齋。

陳太檸檬Vs葉太選擇

我們不能小覷名人飲食的示範作用,所以,不如把話題轉到陳太與葉太之上。議會選舉不准參選人請客食飯,但沒有禁止披露瘦身纖體方法。

陳方安生提到早前嘗試了來自澳洲的「master cleanser」療法,每天飲「檸檬水加蜜糖」,其餘時間斷食,療程本來要十天,可惜陳太沒空,只維持了三天,但已瘦了九磅。

這本來是「冇乜№咁出奇」的方法,當人類發現苦澀的檸檬可以食用時,便已有「檸檬汁療法」,陳太沒提細節,但我的經驗則是:檸檬最好是有機,但很難找,蜜糖則最好是槐花蜜,坊間有中國出產與德國出產兩種,宜選擇後者,理由不用講——怕鰦中國食品不夠安全,與愛國無關。

親中傳媒便在「陳太食檸檬」做文章,檸檬頓時繼髮型之後,變了另一政治符號。葉太今天以「小婦人」Feel示人,不提髮型、不談瘦身,不講飲講食,不紅唇烈艷,稍微De-sexualized(非性化)。不再剛烈的葉太別有韻味,要拜在美國讀書時再無高官飯局,飲食清淡,改變了氣質,所以,不要小覷在人生不同階段中,改變飲食習慣的作用。

飲湯與香港家庭危機

最近,還想起喝湯這個很廣東人的題目。

前天,路過中環機鐵香港站,見一家叫「原味家作」的新派快餐店開張。它最有趣的東西,是它的「湯陣」。

由「阿二靚湯」至「鴻福堂」,一直都有人打廣東人愛飲湯的市場,當然,已離場的「阿二靚湯」其實不是「純飲湯」的食肆,「鴻福堂」近年則努力推廣它的靚湯。

飲湯不同飲涼茶,更不是飲咖啡奶茶,不是大眾藥療,也沒有咖啡因誘惑,廣東人飲湯,跟北方人泡茶館不同,有特殊深層的文化因素。

先談當下香港飲湯悶局。

走中下檔路線的餐廳的湯飲選擇,十分簡約。分西湯與中湯兩大類。西湯有兩款選擇:紅湯(雜菜湯或羅宋湯)與白湯(忌廉配雞或配粟米或配磨菇湯,其實都是罐頭食材)。

中湯則獨沽一味——老火湯,或直接了當稱之為例湯的加了熱的液體。也多只有兩款選擇:青紅蘿蔔豬骨與菜乾羅漢果煲豬辳。兩種湯交替,不會同日出現,近年雖然流行標榜不加味精,但味道仍然相近。

每天,幾百萬的香港上班族、小市民,就只有這些選擇。當然,跟餐上或只收五至十元一碗連水帶料的例湯,What do you really expect?

近年,高級食肆流行燉湯,由例湯到燉湯,後者動輒要七八十元一盅,代表的不只是兩種飲湯的態度,而是兩個階級的選擇。

然而,在傳統上,廣東人——香港人是回家飲湯的,飲湯行為有一個深層的意義,就是「回家」,而煲湯是相夫教子傳統婦道的象徵。以前,不懂煲湯煮飯的女人,是嫁不出去,除非帶同隨身丫環與家廚。

對普通人家,每日三餐,當然落到家庭主婦的肩膀上。可以說,由買Å到睇火,若果當中沒有對家人的愛,是不會煲出靚湯來的。

這也正是為何出街飲湯「難Sell」的原因。

姐妹們,怎麼辦?

「後嬰兒潮」一代面對這樣的危機:家庭生活中欠缺靚湯。

煲湯功夫火侯,是磨出來的,但新一代老媽子後生時也忙於搵食,煲湯功夫不比融入家中的菲傭高明,於是我們常要做試新湯譜的白老鼠。

新一代職婦女縱橫職場,哪有時間去磨,所以不可能是100分「煮婦」。新移民女性,限於素營養與文化斷層,也不能煲出一煲承傳相夫教子婦道的靚湯。因為成就一煲靚湯,要有對家人身心狀態的了解,對食療的研究,跟南貨店老闆的交往,對各式食材與湯煲的通識,用火的心得,如何花錢而物有所值的藝術,諸如此類,你會以為心繫股市的新移民婦女,能有如此的閒情嗎?

缺乏靚湯,成了香港的家庭問題,如果問題惡化,輕則男人因為餐餐都係罐頭湯,而無心回家,阿仔寄情汽水而變肥仔,重則可能會家破人亡,那怎麼辦?重建香港支離破碎的家庭制度,要由煲靚湯入手,但這真難到下班後還要回家看文件的香港女性,香港適婚男女比例早已失衡,真叫人不得不為香港的姐姐妹妹擔心起來。

文﹕趙來發
編輯:梁樂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