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解殖強人的女兒們

Posted: 2007/10/22 in 雜物櫃

亞洲解殖強人的女兒們 ——從貝娜齊爾說起

【明報專訊】近些日子,久違了的貝娜齊爾(Benazir Bhutto)再次成為新聞人物,看見她在電視新聞亮相,總是想起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那是因為:這兩個女子的身世大同小異——她們都是「解殖」後成長的一代,都活在軍權統治的國度,幸或不幸,她們的父親都是政壇上有頭有面的大人物,都讓她們到英國或美國接受教育,她們對西方民主目染耳濡,因而自覺或不自覺、自願或非自願地走上一條「不准調頭」的不歸路。

這兩個女子都要跟軍權打交道,都坐過牢——那當然是「政治監獄」。也許,她們的唯一區別只在於性格與命運:貝娜齊爾當過兩任巴基斯坦總理,還準備當第三任——那得要跟軍權妥協,達致所謂「分享權力」;至於昂山素姬,儘管曾在緬甸大選贏得漂亮,理應像貝娜齊爾那樣成為國家總理,但軍政府輸打贏要,拒絕交出權力,還將她長期軟禁,她倒不肯像貝娜齊爾那樣擅於跟軍權討價還價。

她們身上的「解殖魔咒」

如此說來,她們其實是典型的亞洲女性政治家 ——有類似身世和經驗的,大概還有印度的甘地夫人(Indira Gandhi)和印尼的梅加瓦蒂(Megawati Sukarnoputri)。由於她們的父親都是赫赫有名的人民英雄,大概可以這樣說吧:不是她們刻意去淌政治的渾水,倒是政治的無形之手,不斷敲這些女子的門——

昂山素姬的父親昂山將軍(Aung San)是緬甸民族獨立運動的革命英雄,1947年被政敵暗殺,緬甸人民尊稱他為緬甸國父。

貝娜齊爾的父親布托(Zulfikar Ali Bhutto)是巴基斯坦人民黨的創辦人,1971至1977年曾任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總統和政府總理,後遭軍權罷免,絞刑處死。

甘地夫人的父親尼赫魯(Jawahalal Nehru)抗英反殖,多番陷獄,在獄中鑽研馬克思主義,他是印度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理,其後在國際政壇大放異彩。

梅加瓦蒂的父親蘇加諾(Bung Sukarno)抗荷反殖,數度被捕,1945年發表《獨立宣言》,並當選為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統,後遭軍權撤職並軟禁,鬱鬱而終。

他們都是亞洲「解殖時代」的策劃人或參與者,透過不同的理念、策略和手段,成為上世紀風起雲湧的獨立運動重要的發動者或見證人,他們都嘗過不同程度的權力的滋味,也吃過政治的苦果;他們都得仰國際大氣候的鼻息,都不得不與或左或右的列強抗爭或周旋、靠攏或附從,都不免在內憂外患之中妥協或頑抗、變節或腐化,他們的未竟之業彷彿一道隔世的「魔咒」,終於在他們的女兒身上得以繼承或輪迴。

活在父親龐大的陰影之下

也許,這就是亞洲政治強人的女兒們的命運,她們無論有多堅強或軟弱,有多偉大或卑微,她們的一生都不免活在父親龐大的陰影之下,她們的政治事業都只能以「亞洲傳統」的形式迂迴發展,那是因為一個偉大的世紀早已過去了,整個亞洲仍籠罩覑夢魘一樣的父權——這對活在太平盛世而沾沾自喜的所謂政治女強人來說,未始不是有益有建設性的鑑照吧。

就以最近甫回國便遇到炸彈襲擊的貝娜齊爾為例好了,據說在巴基斯坦的國語烏爾都語中,Benazir的意思就是「獨一無二」,那是她的父親對她的期許,她流亡8年,巴基斯坦的命運似乎沒有多大改變,只是軍方領導權多番易手,由處死她的父親、其後死於空難的齊亞.哈克 (Mohammad Zia-ul-Haq),一度變為罷免她的伊沙克.汗(Humayun Akhtar Khan),輾轉再變為如今四面楚歌的穆沙拉夫(Pervez Musharraf)。

8年前,貝娜齊爾要跟兩個男人周旋——前總統伊沙克.汗與前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都要借助她這股第三勢力來打擊對方,她忽而左右逢源,忽而靠攏其中一方,非常懂得政治遊戲的玩法;8年後,她還得要跟兩個男人下一盤「國際象棋」——穆沙拉夫與謝里夫之間的政治角力,還是要借助她作為天平上的砝碼,對於如此這般的「三角關係」,她一點也不陌生,而且玩得十分得心應手,這倒是她跟昂山素姬最明顯的區別。

穿梭於荊叢的花蝴蝶

今年9月10日,流亡8年的前總理謝里夫回國,但他在首都伊斯蘭堡僅僅停留4 個小時便被驅逐。印度前外交官巴達古瑪(M.K. Bhadrakumar)曾撰文分析巴基斯坦的政局,認為貝娜齊爾比謝里夫更符合英國和美國的利益,那就是說,貝娜齊爾比謝里夫更能與英美妥協,此所以兩位前總理回國,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很明顯,這是一盤還沒有下完的「國際象棋」,由誰出任總理,恐怕已不純粹是巴基斯坦的內政了。

巴達古瑪只看到英美的政治利益,大概還沒注意到中國的態度。中國外交部對貝娜齊爾回國遇到炸彈襲擊,反應迅速,對炸彈襲擊予以譴責,態度顯然與緬甸「袈裟革命」遭受血腥鎮壓很不相同,那是因為貝娜齊爾是中國的老朋友,有幾代的交情——她在少女時期已隨父親訪華,與毛澤東、周恩來等領導人早已認識,當選總理後更與中國建立互有往還的外交關係,若說她第三度出任巴基斯坦符合英美利益,倒不如說她在國際政治遊戲中符合各方利益。

貝娜齊爾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也許不像昂山素姬那麼富於在野的魅力,也不像甘地夫人那麼富於在朝的魄力和影響力,作為亞洲政治強人的女兒,她卻比誰都更懂得、更精於亞洲政治的遊戲方式 ——昂山素姬長期被軟禁而不妥協,甘地夫人落得被暗殺的下場,她倒做好了東山再起的準備,依然是一隻穿梭於荊叢的花蝴蝶。

文﹕葉輝
編輯:曾祥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