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Vs 雜貨店

Posted: 2007/10/15 in 雜物櫃

消費戰——超市 Vs 雜貨店

【明報專訊】是紅酒專家的朋友說:不要在超級市場買酒。

我似乎很無知地問。朋友聚會,不想空手帶兩梳蕉,但又不知該帶什麼才算得體方便,懶人中產階級式的折衷方法,是買支紅酒上門,但並非到處都有酒窖,退而求其次,到超市找尋。

朋友說:關鍵是超市如何貯藏紅酒,如果能做到恆溫最好,擺放酒樽的角度,也一定要講究,你以為一切講求經濟效益,多於生活品味的超市集團,會如何處理藏酒?除非你對品紅沒有要求,否則不應掉以輕心。

我說:不知道,我的飲酒知識很Layman,你知啦!曾經是茹素者,哪會花心思在品酒之上?

品牌效應作祟,我想敢在超市賣酒,超市管理層不應如此無知。不過,每次我在超市買了酒,都必定把膠袋丟掉,人家不問,絕口不提從何處購買。

這不關如何藏酒的技術問題,而是形象,怎好意思送Cheap酒給人家。買酒,還是酒窖或專門店好一點,儘管不是品質的保證。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不是問題,但消費從來不只是你肯付錢咁簡單,它是意識的問題,當中又有多少智慧、精力、運氣、血淚、辛酸。

消費是城市遊擊戰

今天購物,例必到超市購物,但不論是P字頭,還是W字頭的擁護者,都是一場戰鬥──跟消費貨品的一場城市游擊戰。

我們要戰鬥,不是因為超市面積大,而是,它是一場消費意識的革命與反革命鬥爭。

一場「油魚之役」,早已清楚告訴我們:不能把全家命運,放在超市管理層的手中,否則屙到你飛起。

當然,「超市文化」粉絲會說:這是現代全球化食物供應鏈出錯的問題,你總不能對人為的東西,要求管理的「零瑕疵」。

也當然,食材供應關係大眾安全,不是「零瑕疵」這類公關術語可以概括,它涉及對生命更高層次的思考。

「零消費」生活哲學

有「樂活族」提出「零消費」生活方式的主張,而且坐言起行,要讓個人逃離現代消費文化「我消費,故我存在」的五指山,逍遙物外,得到「零消費」的真正解脫。

你或嫌這是理想主義,要做現代「五柳先生」,不為消費誘惑折腰,談何容易──當然,按拿破崙.希爾的講法,是事在人為。

要做個什麼生活細節,也能自給自足的現代人,需要的不只是金錢與時間,而是個人多元化的知識與技能裝備。跟現代消費文化的主流意識型號對抗,覑覑都是針對大眾「方便壓倒一切」的要求,像大衛要挑戰巨人,要做到「零消費」,首先要做到是「零慾望」,本身需要如宗教修行的巨大魄力與意志。

又也當然,做人處世,未必凡事都去得如此「極端」。

今天,像自小被「教育」開生日會,要吃漢堡包一樣;你要維持生活的基本需要,非到超級市不可。那家佔據街角一大片景觀的的超市,跟聖堂一樣,是你生活中的另類神殿,關乎你的生老病死。說來雖然土頭土氣,但有些人的確是這樣想。

星期天,他們未必會去聖堂禮拜,卻多數會去超市幫趁,買一大堆像粟米片、杯麵、啤酒、汽水、即沖咖啡、茶包、衛生巾、廁紙、蒸餾水、蔬菜包、炸魚蛋、火腿、痫醬、雪糕、富士蘋果、頭抽豉油、止痛藥、地板水、空氣清新劑、三合一洗髮素等等之類的東西,不補充它們,你彷彿無法在下一個星期中好好地生活。可曾想過,如果生活中沒有它們,你其實也可快樂地生活?

順路,你還帶孩子,去玩放在門口的扭蛋機。

你本想叫菲傭代你去買,但菲傭購物只會按「柯打」辦事,既不會發揮創意,也不會格價,更不會發掘新產品,更重要的是,她不會仔細閱讀產品標籤,所以,在無聊的周日下午,你還是要御駕親征。

像小孩子逛玩具城

出發到超市購物,你做足類似去遠足旅行的準備功夫。「精明的消費者」會被勸諭:最好先預先列出購物清單,毋須在超市蹓躂,邊走邊買,因霎時衝動,買了自己其實不太需要的物品,既㎡錢又不環保。

又要記得自備環保購物袋、師奶戰車手拉購物車(當然,你可以選擇送貨服務),剪報購物優惠券,留意消委會最近的新聞資訊,為閱讀產品標誌做功課,又要決定應否帶孩子同去,諸如此類。

這是理性的行為模式,然而,更多人喜歡隨意式消費,去到邊,買到邊,去探索與享受發現未知事物的樂趣,享受返老還童,跟小孩子去逛玩具反斗城其實差唔多的感覺。

舊式雜貨店老闆

我對在超市興起前的城市街道景觀,已沒有很多記憶。但那天走過中環結志街一帶,才想起以前在中環居住時,常來這裏逛。

傳統街市的特點是開放式街道,即大部分店舖都朝街道開放,沒有欄閘玻璃門之類的阻隔,店舖與街道連成一體。這裏也有一兩家超市,但規模較小,沒有霸權性的優勢,只是眾多店舖之一。

我又發現,逛傳統街市跟逛超級市場,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時空與行為。逛街市,你必須與售貨者互動、對話。例如,同是肉檔,其實每個肉檔都是不同的,會按不同肉販的習慣與性格而出現差異,弄出不同的樣子。

又像雜貨店,老闆會坐鎮門前,本身就是一本雜貨人肉百貨全書,他會告訴你該如何選擇「頭菜」,如何配合冬瓜來煲湯,又或為何大陸富士蘋果不好吃,不要用來做甜品,又或在哪裏還可找到最好的南乳與薑黃,這些都是看似無聊的「瑣碎知識」(Trivial Knowledge),實質是國粹文化。

逛管理標準化、效率化的大型超市,很少有這種處境式學習機會,忙碌的收銀員,哪有時間跟你搭訕。逛超市,你幾時會留意到誰是該店的經理。

逛這些瀕臨絕種的雜貨店,跟老闆的互動,還包括聽他「呻」生意難做,搵唔到食,唔夠「誠哥」玩,仔女唔肯接手,政府要拆樓,但「呻」到樹葉落盡之後,他可能見你好樣,給你折頭。

超市阿姐Vs街市阿叔

有次,我去超市肉檔買點肉,發覺肉檔無人看管,所有切好包裝的肉包的份量都太大,而我只需要半包的份量。我等了我一會,才找到看管的人員,希望她能給我半包,但她登時露出「晚娘臉」,說包好了,不能折包,叫我一包分兩次用。我的要求,似乎干擾了超市的管理。

不得要領,我只好轉到附近的街市肉檔(我原本很怕接近這些肉檔),問肉檔阿叔,我只想要幾元的肉片,阿叔一皺眉頭,滿足了我的需要,還是不放過跟你「吹水」的機會,問我是用來煲湯還是炒菜,我說是用來做「藥引」,他回應是長吭的「啊」聲。

或許,超市的那位阿姐只是服務態度差勁的少數,她由始至終,都不喜歡看管肉檔的工作,又或許她明天便會轉工,毋須繼續做CRM(顧客關係管理)。

而肉檔阿叔喜歡說話,這是他減壓的方法。二十一世紀,誰人沒有壓力?成功的消費,始終要講緣份。

文﹕趙來發
編輯:陳嘉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