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閥政治出軌與民主派右翼

Posted: 2007/09/25 in 雜物櫃

孔誥烽﹕財閥政治出軌與民主派右翼
作者是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布魯明頓校區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明報專訊】當陳方安生開始走上街頭爭取民主時,一位作者以易卜生《玩偶之家》中的娜拉比喻陳太﹕既然已決定從封建家庭出走,便不要再瞻前顧後,大步前行並為種種可能的下場做好心理準備。現在這位香港娜拉終於下海。若她真能統領八方往普選的方向衝鋒陷陣,當然是好事,但她也可能在凶險的政治鬥獸場中露出領導能力其實麻麻的老底(她的競選團隊恐怕要多向善忘的港人宣傳一下,到底她在政府高層多年,有什麼可清楚體現其領導能力的豐功偉績)。

「資產階級民主派」萌芽?

但陳太出選最值得我們探究的,可能並非陳太本身,而是傳聞中支持她的富豪。這次若真有頂級大富豪支持以普選為綱的候選人,難以不令人聯想,一個由殖民地舊官僚、本地壟斷資本個別成員,再加上立場偏右的既有民主派人士組成的「資產階級民主派」,是否已經在香港萌芽。

在精英圈子的密室運作下,這一聯想很難不流於捕風捉影。但香港的政治論述素來缺乏想像力,我們從這一聯想出發想像一下本地階級政治板塊可能出現的大挪移,應該是無傷大雅。

香港的反對運動從朝氣勃發的70年代到政黨政治剩半條人命的今天,一直偏向中產與基層利益。商界將民主派統一標籤成福利派甚至是共產主義者,固然是比較低級的抹黑伎倆。但說吃慣政治免費午餐的大商人一直是忠貞的專制擁護者,相信不會有人反對。過去便有研究指出,80年代以來香港民主化屢遇挫折,本地財閥的「貢獻」,其實比北京還大。

不過最近也有社會學者對回歸後本地資本結構作實證分析,發現97年後香港的大商家圈子,已不再是鐵板一塊。在經歷英資財團霸權和英國總督權威消失後,勢力分散的眾華資財團,一直難以在利益分配過程中凝聚出階級內部的共識,甚至常常因政府的厚此薄彼和彼此間的分贓不勻而發生財團間的公開罵戰。

本地壟斷資本內部的這種分化摩擦會怎樣具體改變他們的政治取態,現在還言之尚早。但要眾大資本家再如他們在港英時代般默默團結在政府周圍,演出統治精英大和諧的戲碼,恐怕已愈來愈難。這個集團有個別成員不依上人制定好的劇本作脫位演出的機率,也相應增加。

若有朝一日富豪支持民主派不再是個別例外而成為一種趨勢,到時我們肯定可以事後孔明地找到很多他們政治越軌的原因。但足以讓大商家越軌的理由,其實已埋藏於當下的政治經濟脈絡之中。

過去本地大資產階級樂於團結在殖民政府周圍,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很放心這個政府的施政方向,一定是偏向他們的。這個方向美其名是自由放任,實際上是放手讓壟斷財團任意宰割市民,連犧牲香港的長遠競爭優勢也不理。但在回歸後,特別是在胡溫執政後,港府施政卻出現了轉向的勢頭。北京的經濟政策,從來都是以實用壓倒一切。國務院該宏調就宏調,該重槌規管就重槌規管,該推動收入再分配就推動收入再分配。這種積極締造長遠穩定發展、不迷信市場的取向,加上「建設和諧社會」、「解決深層次矛盾」的指示,相信已對港府構成放棄不干預方針的壓力。

訂立公平競爭法、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現時十劃未有一撇。但這些議題至少已被光明正大地放在䒷面,政府更擺出一副不預設立場的樣子。在特區統治聯盟中的工人組織,還對工資工時問題窮追猛打,其中一位領導,甚至說出過資本家「唔見棺材唔流眼淚」之類殺氣騰騰的狠話。大財閥們午夜夢迴想到這些新狀,可能也要冒一點冷汗。

大財閥越軌的因素

最近港府被認為正在部署主導港交所以配合香港長遠發展戰略,即惹來本地和國際上自由市場剩餘信徒的口誅筆伐。去年曾蔭權說「積極不干預」已不復存在,肯定不止是一時說錯話。諷刺的是,政圈中到今時今日還將不干預、自由市場和佛利民奉若神明的,正正便是陳方安生和前一陣子參加特首選舉的公民黨人等。

另一個潛在能讓大財閥越軌的因素,便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形勢。當年北京要掘港英政府的牆腳,其中一個重要板斧就是讓原本親英的華人商家率先進入中國尋金,享受種種特殊待遇。八九十年代本地財團到每一個地方投資,均受到紅地氈夾道歡呼式的對待,賺個盤滿缽滿。大陸市場,成了北京確保香港商家在政治上聽從指揮、步調一致的保證。

到了今天,由大陸地方政府、規模國企和新興私營企業組成的土財閥,已經羽翼漸豐財大氣粗,不願看中央的臉色,也開始可以不賣外資的帳。不少在國際上意氣風發、在北京祝福下進軍大陸的跨國投資者,早已嘗過到了投資地被地頭蟲予取予攜的滋味。

既然外國跨國公司也會在中國投資時受一肚子氣,很難想像港產財閥今天在大陸還能像20年前一樣趾高氣揚。中國市場對港商來說當然仍是有巨利可圖的肥肉,但本地顯赫商人吃了大陸合伙人的虧,搞到公然翻臉甚至對薄公堂的例子,已是常有聽聞。再加上北京經貿單位近年已不那麼熱中吸引港資到最發達的黃金地域,反而不斷哄引他們往大西北大東北海南島開荒,北京對港部門以大陸市場駕馭本地財閥的板斧,在未來確實會有效果遞減的可能。

財閥在政治上出軌,現今只能算是一個可能性。這一可能性最後會否成真,還看反對派中有無他們信得過的人物。財閥們都是很會精打細算、看風駛舵的經濟人。若這次陳太參選成功拉抬起民主派右翼的氣勢,部分現作壁上觀的富豪,或會跟覑下注,增加他們與特區政府討價還價的籌碼。但若陳太後勁不繼光環褪色,蠢蠢欲動的富豪恐怕又要速速歸回原位,繼續勉強演出眾星拱特首的大戲。

正如梁文道說,港英時代的封閉精英統治結構在回歸的一刻被凍結下來,造成了今天香港回歸而未解殖的異象。陳太參選,可能正是這個結構鬆解的徵兆。鬆解離崩解當然還有很遠很遠。但若這一鬆解能擧動各方力量的重新洗牌,並讓我們早日擺脫民主、建制陣營壁壘分明互喊陳腔濫調,位位未開口已知結論,仗仗未開打已知戰果的無聊秀,那就令人喜出望外了。

伸延閱讀:

作者:呂大樂、趙永佳
文章:後九七香港的政治失序:階級分析的角度
書名:《香港、台灣和中國內地的社會階級變遷》

編者:馬國明
書名:《階級分析與香港》

作者:Alvin Y So
書名:Hong Kong’s Embattled Democracy: A Societal Analysi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