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太葉太皆阿太

Posted: 2007/09/22 in 雜物櫃

陳太葉太皆阿太 庸官好官都難管

【明報專訊】剛離任的葉澍劏被記者問到,作為港島區選民,他將在補選中如何抉擇。葉澍劏不愧在官場打滾幾十年,為免得失昔日同僚,他只好答:「我選阿太。」一向以滑不留手見稱的葉澍劏,開一身展模稜兩可的功夫,避開政治爭議,然後繼續自我逍遙。

陳方安生與葉劉淑儀的選戰,被形容為民主與保守的對決,甚至是一場「正邪之爭」。陳太拉開選戰序幕的第一擊,就是翻開葉劉在《基本法》23條立法的舊帳,而親政府喉舌則主力打擊陳太的個人誠信,由郭亞女事件到塗污式的政治陰謀,例如指她必有重大的政治圖謀等等。表面看來,雙方陣營的確涇渭分明,敵我壁壘明顯。

可是,無論陳太和葉太,她們的出身和背景都極為相近,幾十年的政務官生涯,躋身權力精英的階層,使她們的基本理念,甚至行為儀範,都極為相似。舉例說,兩人雖然向不同的權力靠攏,但一直堅持以「獨立人士」身分參選,陳太拒絕正式加入泛民陣營,固然惹來忽然民主的閒言,即使一向組織嚴密的左派系統,對民建聯無條件支持葉劉,亦有不少微言,例如王紹爾就公開指,葉劉起碼要加入民建聯,該黨才應予以支持。即使面對組織樁腳的壓力,陳太和葉太兩人仍對獨立、不群不黨抱有一份莫名其妙的堅持,好像唯恐一旦入黨,就被玷污了神聖的中立牌坊。畢竟,幾十年的公務員生涯,政治中立的價值和高人一等的精英意識,仍會殘留在兩人的潛意識。故此,以為兩人會打一場泥漿摔角、互揭瘡疤的好事之徒,恐怕將會失望而回。

陳太和葉劉,其實都可說是公務員的失敗者。陳太失意於官場,眼巴巴看覑昔日手下登上特首,背景源自中英政治和中港政治的擠壓,結果在夾縫中被迫離場。葉劉則是在回歸後的民粹政治中,倉皇辭廟。在管治質素惡劣的董建華班子,被趕上千瘡百孔的問責官員列車,結果就像心口掛上勇字的清兵,壯烈犧牲。

可憐地,她們都輸了!

從這角度看,陳太和葉劉,其實都是近十年來,公務員未能適應急速政治轉變的悲劇,在日趨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公務員左支右絀,不可能再用以往的一套遊戲規則,應付新局面。套用邱吉爾形容奧斯丁.張伯倫的說法:「可憐人,永遠按規矩玩,但從未贏過。」葉劉和陳太,多年來一直都按公務員和權力精英的規矩玩政治,包括服從上司指示、重視香港基本價值等等。可憐地,她們都輸了。

不少人都說,陳太和葉太出選,是香港政黨政治的悲哀,呼籲有心從政者不應再加入政黨,應轉而投考政務官。雖然我同意,重用外援,輕視黨內忠心耿耿的好黨員,叫人對政黨心淡,但與此同時,由官僚轉型為政客,又是否現任公務員的出路?這條路是否他們所願,如果陳太和葉劉是現任公務員的未來,他們是否仍會選擇留下來?

陳太和葉劉都因為「具管治經驗」而獲青睞,但她們的管治成績多少是來自個人?有多大部分是來自公務員系統?離開政府後,陳太變身泛民新主,葉劉則到史丹福鍍金,包裝為才女重出江湖。可是,兩人離開政府後,不約而同地有一種因失去鎂光燈焦而失落的焦慮,甚至出現胡言亂語的場面,例如葉太將泛民的初選與篩選混為一談,陳太則將見步行步當作口頭禪等。兩人這種錯亂,與失去公務員體系支持,獨力難撐有莫大關係。

香港的公務員制度,一直被視為管好香港的重要關鍵。可是,在中港政治和本土政治的夾擊下,公務員制度早已五勞七傷,公務員為代表的權力精英逐一倒下離場,士氣極度低落,但政制開放和民主化又遙遙無期,政治人才青黃不接,這種局面持續下去,香港的管治難有希望。

葉秋

廣告
迴響
  1. Mixer 說道:

    你好,我們是一個華文聯播網站www.mix-blog.com,誠意邀請你加入我們的聯播大家庭,有空請來看看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