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中國世遺 II

Posted: 2007/09/11 in 雜物櫃, 悠資訊

兵馬俑顏面何存

【明報專訊】港人熟悉的陝西    秦兵馬俑    ,都是土灰色的,但據秦兵馬俑博物館副館長田靜表示,秦俑剛出土時其實顏色很豐富,有玫瑰紅、橘子紅、朱紅、粉紅、土黃、粉紫、寶石藍等十多種色彩。然而要令兵馬俑彩繪免受損褪色,卻是一大難題。

陶俑彩繪的顏色層下面是採用生漆施底,形成了陶俑肌體和外層顏料的過渡結合層。這些彩繪對研究秦代軍人的服飾和服裝來源、秦代科學技術和雕塑藝術等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然而由於陪葬坑開發後,室溫和濕度有利霉菌生長,陶俑表面很快便會「顏色盡失」。考古探測顯示,在西安秦兵馬俑陪葬坑內有8000多個陶俑,目前出土的僅有1000多。人們看到的兵馬俑,大多都已經「鏽舻斑斑」,呈陶土色。

與德合研保存彩俑科技

早在1987年,博物館成立了課題組,後來又與德國    專家合作,對彩繪保護技術進行全面系統研究。經過10多年鑽研,成功運用聚乙二醇與聚氨酯乳液聯合處理法,以及單體滲透電子束輻射    聚合兩套方法,有效地保護了一批出土的珍貴彩繪陶俑,也成為保護其他中國出土古代漆底彩繪的典範。

學者認為,目前兵馬俑博物館的一大污染源是來自每年大約200萬的參觀遊客。為此,中國科學院地球環境研究所氣溶膠與環境研究室與兵馬俑博物館進行了為期兩年的「兵馬俑博物館室內大氣污染特徵」合作研究,參與的還有香港理工大學    和美國    沙漠研究所。有關專家對室外、俑坑內、展室及展櫃內的空氣長期監控,了解環境有害因子對文物的危害程度,提出了綜合治理建議。現在館方已實施一些措施,如禁止車輛進入展館,館區全面綠化;1號坑窗戶進行改造,使館區內及遺址保護大廳的空氣有毒因子明顯降低;對2號坑大廳窗戶改造,使坑內濕度由原來的月平均相對濕度80%以上降到60%至70%。

展館增保安防污染設施

去年9月16日,一位德國青年穿上自製的「俑衣」躍入俑坑,把自己裝扮成秦兵馬俑「武士」,這位不速之客以他的不尋常舉動令人聯想到,究竟兵馬俑博物館的保安措施如何?

雖然保衛工作森嚴,但秦俑並非100%安全。以秦俑1號坑為例,秦俑距離遊客太近,欄杆僅半米多高,成年人只要抬腿就能跨進去。上世紀80年代曾有人因盜取將軍俑俑頭被判死刑;90年代初亦有人闖入俑坑試圖盜竊,幸好被工作人員發現。除了不速之客外,現時兵馬俑博物館每天接待多達5萬遊客,有些不自律的還用閃光燈拍照、觸摸俑坑夯土,更有向俑坑扔雜物及吐痰。

秦始皇    兵馬俑博物館建於1979年10月1日,館內的安全設備安裝於上世紀90年代,顯然有必要更新。為了解決兵馬俑安全問題,博物館也想過很多辦法,例如給每個俑罩上玻璃罩或加高護欄高度,這樣肯定能保護文物、避免遊客侵入秦俑坑,但也會影響遊客參觀效果,如何在確保秦俑絕對安全的同時,又能方便遊客參觀,看來這才是最難的課題。

文﹕冽瑋

全民助養 西遞宏村

【明報專訊】「在西遞、宏村,相機掉在地上,都能拍到美麗風景」,安徽攝影家協會副主席凌軍如是說。

為了更好地保護西遞、宏村古村落,2006年黟縣縣委書記吳文達,首次提出「認領」設想,籌集民間資金參與保護、開發、利用古村落的資源。

西遞、宏村,位於安徽省黟縣境內的黃山風景區,是皖南歷史文化遺存和村落形態保存最好的古村落代表,是徽州古民居建築的瑰寶。

吳文達說,儘管黟縣在古村落保護管理上作出很大努力,但依然存在不少問題。

工藝失傳 維修成本高

首先,隨時間推移,古民居的自然損壞日益嚴重;加上古民居是磚木結構,維修技術要求高,維修成本遠超同面積的現代住宅,加大了修繕難度。

其次,由於建築材料和方式的改變,以及受經費、時間、管理等問題影響,許多傳統工藝及徽文化正面臨失傳,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挖掘與保護工作愈來愈緊迫。

另外,隨覑社會發展步伐加快,經濟發展與遺產保護的矛盾日趨突出,污水、垃圾處理等環境問題日趨嚴重,古村落歷史遺存正面臨現代生產生活方式的衝擊與侵害。

吳文達續稱,目前西遞、宏村保存大量明清時期的古建築民居、書院、祠堂等,這些磚木結構的徽派古建築大多經歷了幾百年的歷史滄桑,許多建築的牆體已出現開裂、傾斜,木結構也不同程度地發生了霉爛,做成有些木結構因支撐力減弱而出現沉降及傾斜現象。但由於地方政府財政投入乏力,加上古民居的保護管理技術相對落後,且缺乏新技術支援,許多古民居都因而失修破落。

吳說,為使這些歷史文化遺產得到保護和傳承,黟縣遂為海內外關心和支持古建築保護的組織或個人,推出特色古建築認領舉措,由熱心保護古建築的組織或個人以無償的方式,提供古建築保護技術或古建築修繕公益資金。

民間集資 修繕古民居

據了解,2006年黟縣首批推出西遞、宏村等古村落文物建築50處,倡議公開認領保護,通過網絡平台,廣泛吸引民間投資,共同參與搶救古民居,對於部分瀕臨倒塌、個人私有且無力承擔維修費用的古民居,嘗試通過市場運作募集社會資金,實行易主保護。

據悉於今年10月,散落在黟縣各地、瀕臨倒閉、修繕困難的50處古建築,將會在美國    舊金山宣傳,籌集維修保養資金。屆時認領保護人除獲得黟縣政府頒發的文物建築保護榮譽證書外,還可成為保護對象所屬鄉村的榮譽村民,憑文物建築保護榮譽證書免費參觀該縣已開放的古村落旅遊景區。

1500萬

黟縣提倡公開認領保護古村落文物建築,目前已取得初步成效。如西遞的曠古齋、「豬欄酒吧」等一批古民居現已投入保護資金1500餘萬元。

文﹕顧立軍、吳蘭

敦煌褪色畫廊

【明報專訊】有人曾斷言﹕如果不對敦煌莫高窟加以有效保護,50年或100年內,它將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這個說法雖然有點危言聳聽,但它傳遞給我們一個緊急信息﹕抓緊莫高窟的保護、研究。」

長期致力敦煌學研究的蘭州大學敦煌研究所所長鄭炳林教授說。

敦煌研究院曾拿當年法國漢學家、探險家伯希和拍攝的第130窟的照片,與窟內現狀做過比較,在100年間,肉眼看起來變化不大,顯微鏡下卻顯現出許多不規則棱形,沙塵對壁畫表面磨損的嚴重程度令人驚訝。

表面依舊內裏侵蝕嚴重

莫高窟正陷入惡化的困境,除了畫面龜裂和霉菌繁殖令壁畫損傷外,洞窟內濕氣溶解出土壤中的鹽分,也正在侵蝕這些藝術珍品。莫高窟彩塑由泥土、麥草等脆弱材料製成,如今多處塑像泥層已出現剝落,留下道道裂縫和空洞。「有些洞窟中塵土和顏料已融為一體,維修時甚至不敢清掃塑像上的灰塵。」講解員對此惋惜不已。

「莫高窟可以說100%的洞窟都有病害,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敦煌研究院副院長王旭東不無憂慮地說,「現在急需搶救的壁畫,就有4000至5000平方米之多。壁畫修復工程浩大,一名高級工程師工作一天,只能修復0.4平方米。」

面臨地質風沙降水威脅

王旭東分析稱,莫高窟正面臨3大威脅﹕地質災害、風沙、降水。其中風    沙對莫高窟威脅較大。莫高窟洞窟建造在鬆散的砂礫岩山體上,千百年來受風蝕、沙塵、地震、雨水畄刷等影響,許多壁畫變色、起甲、空鼓,甚至患上壁畫之癌——酥鹼。

「首先要搶救哪些即將消亡的文物,不然就意味它們將失去『生命』,正如人死燈滅。」作為莫高窟保護機構的掌門人,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表示,在這裏,首先是保護,然後才是利用,並且是合理、適度、科學地利用。

綜合工程減風沙70%

上世紀80年代後期開始,敦煌研究院與美國    蓋蒂保護研究所合作開展了莫高窟崖頂風沙綜合治理項目。從最初的防沙障阻沙開始,逐步發展到建立化學固沙、沙生植物林帶擋沙、草方格固沙和礫石壓沙的綜合防沙、治沙體系。監測表明,該項目的實施使莫高窟的風沙流量減少了70%左右。

對壁畫保護難題,敦煌研究院自1979年開始,和美方合作伙伴選擇了具有代表性病害的莫高窟第85窟開展聯合技術攻關,獨創了科學的灌漿工藝和脫鹽技術,建立了一套壁畫保護的科學程序和方法。

各界關注捐款助保育

「莫高窟的安危受到海內外關注,社會各界紛紛伸出援手。」樊錦詩說,香港邵逸夫先生首開善舉,捐贈港幣1000萬元;日本    平山郁夫先生捐贈2億日圓,用於石窟保護研究……記者在莫高窟採訪時,即聞有一位香港遊客參觀後,當場承諾捐出2萬元人民幣,專門用於壁畫修復。

文﹕殷春永、張仲儒、陳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