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陷阱

Posted: 2007/09/10 in 雜物櫃, 吃天下

天堂陷阱

【明報專訊】小時候,我們很單純──然而,那時的確是個單純的世界,政府宣傳說,香港是美食天堂,只要你有錢(這是重要的條件),在香港,基本上可以吃盡天下美食,我們大多數人都信以為真,當小市民只能夠吃大牌檔或大笪地的即叫即炒大眾菜色,當大牌檔肥佬老闆,難覑滿是油污、還穿了幾個洞的牛記笠記,把一碟酥炸豬大腸和鼓椒炒東風螺,送到你面前時,你看到鑊氣十足,熱騰騰的地道街頭菜,便真的相信香港是美食天堂。

我一直覺得香港是美食天堂是集體記憶中的神話。我的姐夫是個老外,雖然在香港住了幾十年,但只能聽、不能說廣東話,他的理由是廣東話(不是廣義的中文),是一種粗俗的方言,不及他的母語瑞士德語的精緻。姐夫居港多年,愛吃的中菜,竟仍是去北京樓吃港式北京填鴨(近期是否去全聚德,我便沒有考證),與欣賞師傅當眾表現拉麵,十年如一日,樂此不疲。

原來不只是他,許多長居香港的老外也如是,香港滿街食肆,但真正適合或懂得招呼老外的,鳳毛麟角。

許多老外,只要能有個懂得說英語的部長或侍應,食肆供應菜色中沒有醃製東西與內臟,不能太鹹太辣,菜名跟上碟時所見實物相同,便已心滿意足。

畢竟,什麼都能放得入口的中國人菜譜,對單純的老外,陷阱實在太多。

文革三餐不飽 天堂名義哄鬼佬

姐夫不愛中國茶,說香港茶樓供應的茶葉太過劣質,味道腥臊。可能我的味蕾早已給港式快餐摧殘多年,泡茶包也當是茶藝,竟喝不出姐夫所指的腥臊,但後來去大學博物館上了幾課「茶道」,方才發覺自己原來根本不懂茶,也方才明白茶藝驟看是小道,其實是大學問。更幸好,此際還趕得及去拯救自己的味蕾。

香港是美食天堂這個陳年舊橋,能夠深入民心。此說大抵是相對於中國而言,文化大革命連前後二十年,中國人冇啖好食,連生存也有問題,能吃得飽已是黨的恩賜,什麼中國五千年美食文化,不過是封建主義的遺毒。對一個什麼都會放入口的民族,這的的確確是一場大災難。所以,「先解決溫飽」,由鄧小平到江澤民時代,都如中國國情的詛咒,千古艱難為一食,由溫暖到大吃大喝,使地球上五分一的人口始終停留在口腔期,不能成長。有老外朋友說:對中國人這種食相,看見便心寒。

說回香港是美食天堂這個詛咒,本來是用來哄哄鬼佬遊客的宣傳句,給老外遊客相信旅遊香港有機會嚐盡天下——中國美食,雖然就像當年去落馬洲看看「竹幕」後的神州面貌,老外遊客來香港過了拿筷子的第一關後,吃的仍是蝦餃或北京填鴨,較幸運的還會去鯉魚門吃海鮮。

然而,輾轉下來,竟成了我對英治時代的集體回憶,覺得昔日香港,不只遍地就像以前看台灣侯孝賢的《悲情城市》,一場日菜晚飯戲,便有人解讀為對日本統治時代的懷念,昔日一切都是那麼井井有條,連吃頓飯也倍覺滋味。集體回憶沒有所謂政治不正確,只有人民究竟為何不肯忘記的疑問。

沒港式菜 大牌檔充地道美食

儘管美食天堂的觀念鋪天蓋地,但縈迴於腦海中的疑問,始終是:「在香港可以吃到北京菜、上海菜、杭州菜、日本菜、泰國菜、韓國菜、法國菜、意大利菜,但有沒有一種菜系叫『香港菜』呢?」似乎很少人——我不敢說完全沒有——能給肯定答案,但答案始終是有的:「香港茶樓的點心,論家系族譜,雖源自廣州,但今天廣州食肆卻要用『港式點心』來標榜。」另,香港大牌檔小炒,曾獨步天下,只要你對衛生環境隻眼開隻眼閉,你基本找不到廚師一邊在灑酒猛火炒菜,你一邊在不足五呎的距離內用餐。

又另,提起小炒,老一脫的人,仍記得避風塘辣蟹和艇妹邊煮邊接受點唱的往昔風味,這些雖可能給浪漫化與典型化,但仍縈迴於那些所謂老一脫人的記憶中。又、又另,有人說港式茶餐廳的早餐午餐快餐常餐特餐全餐健康餐學生餐,不過我想談香港菜要談到這個地步,真有點悲涼,就像紐約人向人介紹紐約地道美食是街頭青瓜芥末熱狗,或雲南美食是昆蟲宴一樣,已有被逼至牆角死撐之感,因為始終是無法標準化,與難登大雅之堂的小家東西。

英國殖民不重飲食

嚴格來說,香港是美食天堂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昔日香港,不過是趁中國大陸冇啖好食空檔,在人家門口,借個地方給人開開䒷、擺擺筷子,搞搞飯局而已。以文化論文化,香港是邊緣,中國大陸是中原正朔,誰是莊,誰是閒,我們或者沒有所謂,但許多中國人都不是那樣想,當中國再富起來,吃上海菜,當然是是去上海,吃新疆菜當然是去烏魯木齊,香港,你算老幾?妹仔豈能大過主人婆。雖然,這種想法不符合全球化思想,又,今天中國食物跟中國食物一樣,人見人怕,香港人又再慶幸自己是香港人,香港縱使不是美食天堂,也不是飲食地獄,但那都是題外話了。

香港還有一種劣勢,就是九七前我們的宗主國是英國,是全歐洲最不講究飲食的國家,法國人曾笑過伊利莎伯一世女王的飲食,說一個普通法國農民的日常伙食也比她好。幾百年後,伊利莎伯二世女王的伙食雖然大有改善,但英國菜在法國人眼中仍是笑話。

所以,同樣是「去殖民地化」的地方,今天,我們會去越南找尋越南化法國Fusion菜,或在中南美洲發掘從印卡時代迄今的西班牙菜源流,玩國際口味 Crossover,但不會來香港找尋英式美食,就算是幾乎被英國人認為充分表現英國紳士淑女品味的High Tea,也很少給本地高檔食肆拿來作招徠賣點,大抵他們不能在食肆中,找到會唸詩或寫小說的作家,或啃湯恩比史學著作《歷史研究》的大學生,來點綴場面。

香港乜都有

在英國牛津劍橋大學附近的小鎮餐廳,這樣做,完全入形入格,但在香港嘛……我便從來沒有見過人在半島酒店的Coffee Shop讀莎士比亞的《王子復仇記》,咪《哈利波特》的,就有過,畢竟,不是必須曉唸莎士比亞作品,才能算是英國人。

也當然,就是香港不是真正的美食天堂,不過是家在門前貼覑有中菜、日菜、西菜、泰菜的菜譜,有煲仔飯、打邊爐(火鍋)、咖喱、老火湯、明爐燒烤、明火白粥,諸如此類的香港乜都有式橫街茶餐廳,我們仍然熱愛香港,昨日、今日、明日,亦如是。

文﹕趙來發
編輯:陳彩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