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彧暋﹕超填鴨社會的來臨

Posted: 2007/09/09 in 雜物櫃

【明報專訊】我痛恨填鴨教育,但更痛恨超填鴨社會。

福澤諭吉翻譯Compulsory Education,不是「義務教育」,而是「強迫教育」。強迫人吃不想吃的,待他日拿去宰割,就是填鴨教育。一個會回報市民努力地做填鴨的社會,學術名稱是學歷社會,或曰:填鴨社會。

為了飯碗,我在人生的頭20年,需要背誦,更要考試。但一般人在小學四年級之後學的東西,可以跟我們的日常生活毫無關係。我去買菜、炒股票、追女孩,不用懂光合作用的40個原理。正如日本歷史社會學者小熊英二所說,為了考上大學,我們無所不用其極地去念一些與自己生命與生活毫無關連的資料。而這個社會之所以會回報這些苦讀無謂資料學子的原因,是一個人如果能夠聽從吩咐,把人生首20年都花在背誦沒有意思的冷知識,會做這些白癡事情的人,才會成為政府治下的好市民、聽老闆吩咐的好員工。因為,一個正常的人,除非是把考試作為升官發財的手段,在老師與考試局前裝傻,否則根本受不了這吸收無益資料的無謂過程而走上瘋狂的。能考上大學的,其實都不怎麼正常。而這些不怎麼正常的人,大部分都會打從心底認為自己真的很厲害。

可能我們討厭這一切填鴨教育,我們過去十年鼓勵另一些價值:愉快學習、批判思考、通識、人際技巧、溝通力、能力導向、目標為本。最重要的是:學生為本。

重視這些批判力、溝通力等「××力」的傾向,變得理所當然,而且全球追趕。日本教育社會學者本田由紀,在她的《多元化「能力」與日本社會:超學歷社會》 (NTT出版2005)中引述日本最大的經營者團體1996年的報告《創造人才的育成:理想的教育改革與企業行動》中,提及日本要「追英趕美,必須放棄那種光是追求知識量的傾向,而改為訓練能以問題為本及與組織協調的人才。學校必須教育學生有為了解決問題而自行吸收相關知識的能力」,他們應該有「主體性」,會自己制定目標,會自己判斷,有責任的觀念,而且有獨創性。

可是,這一切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新價值,牽涉的額外金錢與家長教師的心力,斷非低下階層能負擔。本田用了200頁各方面的統計數據及分析了日本過去10年的媒體論述,提出警告:這一切改變,比現代教育所強調的價值(努力、服從) 有過之而無不及。本地社會學者呂大樂年前的小書《誰說家長一定是好人》中說,填鴨教育的好處是:大家都知道考試是遊戲的話,起碼表面上公平得很。無論家庭背景如何,是笨是聰明,不論財富多寡,他都有同樣機會去參加這個荒誕的冷知識背誦遊戲,有同樣機會去拿獎品。這是填鴨社會與封建社會的最大分別:參加遊戲者,不論家底、財富、信仰,都有同樣機會。

可是在新制度下,家裏有錢、有文化的孩子,見多識廣,口齒伶俐,語文與通識自然跑出。我們重新回到封建社會:父母的文化與財力,也就是階級,變回決定學生成功與否的原因。跟填鴨教育制度不同,溝通力、批判力斷不能靠在會考前一兩年才臨急抱佛腳投靠補習名師打救。最夠諷刺的是,筆者當年去的補習社,正叫「現代教育」。

新的教育價值,連低下階層最後一絲希望也抹殺,也就是出現特首所講的「隔代貧困」。這一切變化,似乎能令我們擺脫填鴨教育的夢囈,但同時把我們推向一個更可怕而不可見的深淵。欲知這個「超填鴨社會」的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參考書目:
1. 本田由紀,《多元化「能力」與日本社會:超學歷社會》
2. 呂大樂,《誰說家長一定是好人》
【作者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廣告
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