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中國世遺

Posted: 2007/09/06 in 雜物櫃, 悠資訊

萬腳踩爛 故宮

【明報專訊】公元1406至1420年,明代的能工巧匠花了大約14年時間,在元大都的大內遺址上建起了壯觀雄偉、金碧輝煌的宮殿群。從此,明清兩代先後24位皇帝在這裏居住和統治全國,留下無數的故事傳說。

故宮,驕古傲今,但也因盛名所在,遊客量與年俱增,一些缺德行為屢禁不止,成了故宮文物的「主要殺手」。

每年造訪故宮的中外遊客,數以百萬計。為了保護歷史文物,有關方面已在故宮加裝了欄杆等設施,但治標不能治本。

舉例說,故宮內的漢白玉欄杆,除了自然風化,更多的是人為損害。許多人從旁走過,都會用手去撫摸欄杆,就連被圍欄圈起來的石雕群也未能倖免。這些漢白玉欄杆、石雕是不可多得的建築精品,如今靠近樓梯和走道的欄杆已被磨平了,長此下去,欄杆上精美的雲紋、龍紋等,有朝一日將不復見。

磨平圍欄浮雕 亂踩石雕

更甚的是,很多遊人無視有關規定,翻過欄杆、踩覑石雕合影,像保和殿後面長達十餘米的大石雕,偷入拍照的人源源不絕,令管理人員疲於奔命。

故宮規定,為了保護珍寶館內珍貴的金磚,遊客參觀時必須穿上「文保鞋」,但執行起來效果有限。一些穿高跟鞋的女士走了幾步路,鞋跟就戳穿文保鞋,損及金磚;還有人由於大小不合適,文保鞋很快就被擠掉,在金磚上留下串串腳印。

坐鎆吃喝 食物殘渣滿地

此外,遊客不顧儀態隨處坐、靠、臥的現象非常普遍,更有旅行團十幾名成員坐在門檻上大吃大喝,腳下散落膠袋、食物殘渣。

故宮有關負責人表示,單靠有關方面的管理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故宮文物保護的現狀,還有賴遊客充分合作,否則故宮大修後還是會出現新「污點」,「所有遊客應共同維護先人留下的珍貴文化遺產」。

中共建政後,半個多世紀以來,故宮約四成古建築得到維修或保育。不過故宮博物院院長鄭欣淼坦言,作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世界文化遺產,故宮在保護、利用和管理方面,仍存在一些問題。鄭欣淼舉例說,在保護方面,保護區域過小,不符合文化遺產保護的完整要求;與故宮無關的單位佔用故宮大量古建築,需要全面整頓;部分展室、庫房改造工程未做到不改變文物原狀,不符合遺產保育的要求;自然界造成的損害普遍存在,不開放地段尤其嚴重等。

2001年11月,國務院確定了全面維修故宮的計劃。這是故宮百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維修。按照規劃大綱,故宮大修將在2020年,也就是故宮建成600周年時完成。屆時,大部分地方都將恢復原有面貌,故宮的保護或許會進入良性循環局面。

文﹕王文

長城 三分一斷垣

【明報專訊】「如果說我對長城有一種無法抗拒和割捨的愛,那麼很大一部分是原自這種創造歷史的悲壯和頑強。」一名曾徒步走完長城的中國人寫道。

而今天,長城依然頑強地掙扎﹕在甘肅    山丹縣長城磚被用來砌豬欄、羊欄,河北張家口城牆被拆掉賣給建築商,更多古城牆飽受風雨侵蝕。世界新七大奇蹟之一的長城已崩眦近三分一,還有三分一也慘變斷壁殘垣。

今年7月,北京    舉行紀念長城列入世界遺產名錄20周年大會,官方媒體稱「中國對保護長城不遺餘力」。不過,中國長城學會常務副會長、著名長城專家董耀會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國家確實加大了保護力度,但並不是說有了這個力度就能解決問題了」,「長城保護一直處在無序的狀態,目前還沒有專門的保護經費和專職的保護隊伍」。董耀會質疑﹕「連它現在處於什麼樣的狀態都不知道,基本的檔案都沒有,保護什麼?怎麼保護?」

加強保育尚欠專門經費

據悉,國家文物局剛於去年啟動了長城資源調查項目,計劃於 2009年初步建立完備的長城檔案。但是,要標明所有已知長城的保護範圍和建設控制地帶,最早還要等到2014年,董耀對此仍心存憂慮。董耀會被譽為「長城研究第一人」,1984至1985年間完成首次徒步考察長城壯舉,著有《明長城考實》等十餘種專著。

“山西大同長城附近百餘名村民自發組織巡邏隊,24小時輪更當值守護古長城。”

早前一些人在長城上便溺、狂歡者在城牆邊徹夜跳舞的照片在互聯網傳播,國外媒體對長城管理的鬆散狀震驚不已。英國    一報章認為,沙漠化、風蝕雨浸和地震都對長城造成了損壞,但人為破壞也非常嚴重。專家呼籲,民間要形成「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輿論壓力,要令破壞長城者付出代價。

在50年代末大躍進期間,為了省下幾千元,中國曾拆掉山海關    長城的磚塊,用於修造小鍋爐、大煉鋼鐵。數十年來,政府陸續投入了十多億人民幣,惜沒法恢復山海關的原貌。這慘痛的代價警醒了愈來愈多人。

除了人為破壞,大自然力量也威脅覑長城。位於西北的古長城段,遭受風沙吞噬,加上山洪及人為破壞,情更加嚴重。甘肅民勤縣博物館館長王福明說,民勤原來有長城遺址220公里,但近年漢、明長城都已被沙漠吞噬。

西北古城牆或20年內消失

由於古長城多為土造,並非石頭和磚塊,因此消失的速度更快。一些古長城表面上看似完整,其實已經被掏空。有專家更認為,部分西北段長城可能在20年內消失。

英國地質學家威廉.林德賽曾用百年前的舊長城照片比對今日長城,發現部分段落確實已永遠地消失。在寧夏,他沿荒棄的長城遺址走了6天,還是找不到1908年所拍攝的那段長城。他認為,人口增長、旅遊開發、修建鐵路和鋪設電線等,都已令古長城逐漸消失。

文﹕符永康

平遙 傾城之災

【明報專訊】2004年10月17日,世界文化遺產山西平遙古城南城牆突然坍塌17.3米,引來全國文物界一片嘩然。獲譽為明清時期漢族城市傑出模範的平遙城塌牆,反映了古蹟維護的不足。

山西平遙古城牆坍塌,古建築保護專家到場善後。在修復坍塌部分的同時,還發現城牆有很多地方缺裂、殘損、膨脹、地基下沉等隱患。政府立即在古城牆的馬面、外牆、瓮城和角台上等多個危險地點懸掛警告牌和設置監測點。而在較危險的地方更實行臨時支頂、設置圍板、封閉入口、限制遊客數量等應急保護措施。

滲水土鬆 多處現倒塌危機

為防平遙城牆再次崩塌,平遙縣文物局委託中冶集團建築研究總院全面評估城牆的安全。2004年冬天,當地政府請來專家鑑定全長6000多米古城牆,結果發現有52處「病患」,其中26處有坍塌的可能。

專家認為,保護平遙城牆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水。城牆頂部的海墁部分由於常年降雨滲水,裏面的夯土水分較多,容易鬆軟和缺裂,城牆整體的離散性較大,導致牆身缺裂、夯土滑落。因此解決城牆的滲水、漏水問題迫在眉睫。目前古城牆維修方案基本成形,室外實地試驗也於今年6月2日啟動。

挖牆角古老習俗遭詬病

在平遙縣衙扮演「縣太爺」的張育人老先生,不滿當地居民的一些陋習,「農曆十月謝土時,有人趁夜裏用小鏟刀在城牆邊上挖一點土,這『挖牆角』的毛病一定要改」。

當地文物專家認為,自從平遙古城牆獲評為世界文化遺產,慕名到此一遊的國內外遊客絡繹於途,尤其每到「五一」、「十一」黃金周,訪客更是摩肩接踵。據統計, 2005年平遙古城牆共接待遊客百多萬人次,是申報世界遺產之前的20多倍,預計未來幾年更增至200萬人次。如何在拓展旅遊和文物保育方面達到平衡,成為地方當局一大課題。

“平遙縣政府近年為了減輕周邊工廠對古城的污染,先後遷拆30間污染企業的30支煙囪,並拆掉400多座焦爐。”

垃圾便溺 民眾不懂珍惜

另外,這位專家也批評有關方面文物保護意識尚嫌淡薄,尤其是教育地方民眾的工作不足。有民眾指不少孩子經常聯群結隊在城牆裸露的地段捉迷藏,或者在夯土層斜坡上玩耍,用手在城牆上挖洞,並澆水取樂。外城牆的環境也很髒亂,有人到處倒垃圾、潑污水,滋生蚊蟲,甚至有人在牆腳隨處小便,這些都對城牆保護構成極大威脅。

文﹕張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