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屏風樓談日照權

Posted: 2007/08/17 in 雜物櫃

東海道草紙﹕從屏風樓談日照權

【明報專訊】我從秀麗古雅的京都回到香港這片石屎森林,心裏實在有不少感觸。京都對建築物的管制極嚴,重視日照、通風及景觀,即使在市中心的四條河原町也可看見優美的鴨川及遠處青翠的崇山峻嶺,令人心曠神怡。相反,香港是個「屏風樓森林」,論樓宇的高度及密度大概是全球之最。從太平山山頂只看到半山的高樓大廈,維港遲早變「維河」。中灣、灣仔、油麻地、尖沙嘴、旺角、將軍澳及馬鞍山盡是一排排的屏風樓,連衙前圍村也將改建成被夾在屏風樓之間的「一線天」公園。陽光不充足、空氣不暢通及景觀不開揚等屏風效應,對市民造成身心損害。難道這是經濟成長的必然代價?

香港政府的收入倚重賣地,與地產商長期保持「友好合作」關係,致使香港變成「屏風樓之都」。這種「發展至上論」反映香港的領導至今仍停留在「第三世界」的心態,香港真的愧稱國際大都會。香港必須盡快引進「日照權」的概念,以保障市民的基本權利及確保香港在發展與環保之間取得平衡。

「日照權」(right to enjoy the sunshine或enjoyment of sunlight)是保障公民享受其居所受陽光照射,而不被旁邊建築物阻擋的權利。聯合國及先進國家均已制訂法例,將「日照權」作為一種基本人權及公民權加以保障。根據聯合國世界缳生組織的規定,個人在其住宅每天應最少享有3小時的日照。日本是推行「日照權」最積極的國家(而且還保障相關的「通風權」及「眺望權」),在《日本國憲法》第25 條中規定國民有過覑健康及文明生活的權利,這被用來支持「日照權」的確立。此外《建築基準法》第56條明文規定公民在其住宅每天最少享有3小時日照的權利。在日本因違反「日照權」而被法庭命令停工及賠償的發展商不計其數,因最早的案例見於1972年6月27日,6月27日從此成為「日照權日」。日本一些地方政府(如京都市)制定十分嚴厲的法例以保障「日照權」。市民運動對推動「日照權」關係密切,例如十多年前京都市所有佛寺曾一起「罷工」,拒遊客於門外,以抗議市內出現高樓大廈,破壞古都景觀及威脅市民的「日照權」。此外,紐約市亦曾出現維護「日照權」的市民運動(所謂「黑傘運動」),抗議高樓大廈阻擋陽光。京都市及紐約市在爭取「日照權」的市民運動後成為保護「日照權」的模範城市。

近年台灣及內地也相繼立例保障「日照權」,一些違例發展商受到懲罰,可是香港仍在原地踏步!假若香港政府還不「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大概只有透過市民運動,才能令它認真考慮立法保障「日照權」了。回歸後的香港真的體現了「一國雙制」,連內地也急起直追(如建立「日照權」及Creative Commons的概念),希望與國際接軌,香港仍是我行我素,運用20世紀的思維來處理問題,真的十分諷刺與無奈。

[文.吳偉明 學者,博客,古籍與漫畫通吃的書痴]

廣告
迴響
  1. […] 3. 維基百科:屏風樓 4. 從屏風樓談日照權 5. 沙田價值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