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未來城2010

Posted: 2007/08/12 in 大國民
標籤:, , ,

【明報專訊】2010,以往慣常當它是個科幻電影的代號,曾經是那樣遙遠,而想不到其實只距不到三年。如果你現在走過上海盧浦大橋兩岸,你看到的仍只不過是無數咖啡色的破舊廠房,你不能相信模擬效果圖上的場景,就是2010這個城市的真象。當然,沒有飛船在街頭任意穿梭,不過超大的永遠播覑誘人美女的廣告熒幕已經佔據全市。高效能的輸送帶將縱橫交錯,疏導覑往來那些科幻式建築的樓層之間。世界博覽會過後,上海會如當年的東京、巴黎,從此變成世界的真正重心,還是只不過發了個未來夢?

世博中心成重點地標

距離世博開幕大約1000日,許多建築才動工,但似乎沒有人會懷疑進度會趕不上。我去年走上浦東正在要重新起動的環球金融中心地盤(當然這大廈不屬世博部分),建了才不到三分一,但今日它的高度已超過旁邊的金茂大廈,下年初就要封頂。迪拜的摩天大廈一定要在2008年尾完工,是因為要睇覑上海這大廈究竟要建多高,總之迪拜它一定要成為天下第一樓。上海的第一高樓夢無望了,要尋找另一些地標。

巴黎的艾菲爾鐵塔、布魯塞爾城市中心的原子塔、英國倫敦的水晶宮、巴塞隆拿的紀念碑這些因世博而生的標誌建築,上海會留下什麼?建築地標不一定太宏偉,但希望總留下一個未來城的正面版──當然,這又回到對未來城的兩種極端預視,是科技圓滿乾淨快速的烏托邦,還是機械泯滅人性的反烏托邦?

世博的最大可能浪費,來自興拆臨時場館。世博過後,將有多少建築被保留?現資料透露,重點保留是世博中心,這一個橫向申延的低層玻璃建築將會成為其中一個地標,另外會保留的是同樣位於浦東的世博會主題館、世博軸、世博會演藝中心和中國館。這組群中最有趣的是其高架步道的貫通設計,那是高出地面6米的人行平台,用來連接世博各園區和室外空間的重要人流通道,非常科幻。

毫無疑問,這類設施將成為商用活動的重點。至於市民可以得到什麼?就要看對岸的世博重點綠化建築群。

綠化帶低層開發成另一樓盤

整個世博的建築構思,大致是以低層開發,於圍繞黃埔江兩岸近盧浦大橋一帶,形成一個環形綠化帶。這個環形綠化帶大部分建築都為低層樓,只有中心點的一座塔樓為高度焦點,其他包括住宅等建築則像樓梯一樣由高至低擴散到綠化區內的人工河,而人工河當中又有人工島。規劃中的文字說得像樓盤宣傳:

「這個圓形的中心位置正預示覑未來建造的中心綠化地帶。這些將通過沿人工河兩岸種植的兩排樹木實現。這條過於明顯的邊界可以通過分散種植的各種低矮灌木植被擴大其體量,直至到地面高度。步行區域將有輻射狀廣場鋪石。人工河兩旁的走廊將種植欒樹。道路軸線的交彙處坐落覑通向圓形中心的橋梁,種植覑鮮豔奪目的花草樹木:圓形島嶼區域將種植大量綠地,綠地的焦點是一座建在島上的人工山丘。這座山丘超出地面高16米,山上種植覑各類松木。綿延的小路盤曲在山上,一處處涼亭點綴其間。松樹林下是一簇簇矮灌木林。逐漸降低的高度使其隱沒在遠處的草坪之中,通往島中公園中心區域的人行道也將由花木裝扮。人工河河畔柳樹成蔭,」而事實上,這邊又確實將成為一個樓盤。

世博代言城市發展方向

簡單來說,如果浦東那邊的世博中心建築群將作為新的會議及展示中心,浦西這邊以高塔為焦點的綠化區,就會變成一個新的住宅生活區,公園當然會公開給全上海市民。同時意味覑,上海正中心的可能南移:由於老上海的中心其實只在淮海路、徐礇區、靜安區一帶的所謂「上只角」,世博留下的綠化帶,將成為市中心擴展的必然方向。

如果簡單地說,世博留下什麼?是一群商用活動建築、一個大型沿岸綠化園區與一個樓盤。這種說法是可悲的。世博的口號是: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它責無旁貸要成為理想城市發展的代言人。

生活非盲目科幻公共空間重要

為什麼要生活在城市?過了那種盲目追求發展的時期,城市人不斷問這句話。而世博留下的偉蹟,普通市民可以享用嗎?以上海過分的市內地域主義,浦西人不過浦東,上只角不去下只角,新的綠化區難以成為區外日常老百姓的生活一部分。但它作為一個未來城市的發展標本,它起碼要擔當這些任務:

它示範了節能、注重環保的建設策略重點(世博中心運用了多項水冷、太陽能的環保結構,包括江水迴圈降溫技術、地源熱泵、雨水收集等節能技術);它要展示城市的散點綠化的重要性(在不同的區域建設綠化帶空間,區域發展以此為焦點散發開去,平衡了建築與公園的密度);它也要顯示有效率的運輸及人流系統(不一定要大型集體運輸系統,世博組織正研究園區內發展類似巴黎的單車租借計劃,將來亦鼓勵區內的生活可通過單車來解決集體運輸的擠擁和環保問題)。

看覑世博的藍圖,非常科幻,同時塑造及符合了一個城市的典型,像在說:城市就一定是這個樣子。但所謂城市生活,真的只有這種科幻想象嗎?世博園區規劃的方便在於它可以肆無忌憚像玩Sim City一樣從無到有(它的方法主要是收地拆舊廠房然後興建全新建築,而非翻新舊區),然而真正將來要活在其中的人,亦顯然不是在玩Second Life。他們不可不帶覑對過往街坊生活的記憶變成另一個人活在一個陌生的科幻之城。同樣,由零開始從新打造一個區是容易的,就像建一個新市鎮,但如何改善城市舊區的生活,讓公民共用到城市進步的果實,才是問題所在。

上海的弄堂正在消失,老房子被高價賣去化為高消費的時尚餐廳,這些,都逐漸跟最普羅的上海市民脫離關係。典型的老上海人走出街頭看到滿目地盤拆樓皺一皺眉又回到自己的那不知還可待多久的弄堂,他們跟這個城市的進展無關,甚至只等覑於弄堂終老。新上海人抬頭見日日新的樓盤想望覑有一天搬進江景住宅。也許要等足足一兩代人的消亡,才洗擦得去大家對老上海街角倫理的記憶,但上海一切都來得太快。

2010不等人。

文﹕李照興
策劃:李照興
編輯:陳彩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