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1:1

Posted: 2006/12/04 in 大國民
標籤:,

潮爆中國﹕1:1的自尊貶值

【明報專訊】很快,我們知道那是關乎自尊心貶值多於那一個幾毫的差價。說的是港幣兌人民幣兌換價,終於跌穿一對一的水平。那怕只是9.98或什麼的,只低過一兌一那一點點,但事實歸事實,港幣低於人民幣就是低於了,或者再肯定的說一遍:港─幣─低─於─人─民─幣。港幣的價值還在,但感覺上是不值錢了,並且被符號化為香港再不值錢的類比。貨幣的流通與被接受,反映的不單是發鈔地的經濟實力與信譽,還關乎當地人民的自尊。我們活在一個港幣與美金掛鹇的社會,當美元強勢,我們像從來沒感受過那份擔驚受怕,怕自己城市的貨幣有一天不被認可。幣值同時反映的是國家的尊嚴價值。香港的處境向來荒怪:我們不是國,但我們還是有自己的貨幣,我們的貨幣甚至曾經比自己的國家官方貨幣更吃得開。沒有什麼比貨幣單位的分野更說明兩地政治經濟的不同。面對人民幣的升值,全球進一步接受人民幣,我們問的已經不是:人民幣兌港紙到底會跌在什麼水位?而是問:有一天,我們是否會全盤放棄港紙,大家都用人民幣?

對於過往的中國,香港人的優越感來得好實質:港幣可換更多人民幣。除了官方的兌換價外,80年代曾經到過國內旅遊的朋友都會記得,黑市兌換更是我們過關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對於當年的香港人而言,中國的吸引在於它的價格低廉,而在兌換的過程中,進一步享受到一種強勢貨幣的優越感,而這一切隨覑人民幣(甚至國家)的強勢而變成往事。

面額細 最被人詬病

跟80年代生的一群傾談,他們甚至連外匯券的記憶也沒有,他們生長於一個市場取代而非特權取決的相對開明社會,對於人民幣,他們的記憶不會認為這是曾一度被視為不受歡迎的貨幣。

對於新人類來說,他們抱怨的未必是人民幣兌換問題,而是實際運用過程中的不便。

關於硬幣,一般人會投訴硬幣的物料不夠硬淨,現看來就像玩具貨幣一樣。一元硬幣已是最大面值,沒有兩元五元,想像一下:多幾個一元人民硬幣放在袋中,已構成「沉重」的負擔。

對的,人民幣的面額偏細是最被人詬病的。當朋友要跟我換港幣時,看到他們給我一疊又一疊的百元大鈔,換來我輕省便利的數張千元港幣金牛,他們臉上浮現的羡慕還是一對文明方便貨幣的羡慕。因為據我在內地銀行的觀察,存取大額人民幣從來是一大學問:一萬元,即100張百元鈔被弄成一疊,然後幾萬元就要逐張去數。我的另外一個朋友家裏有大堆錢,據說他們是不逐張數的,而是用秤來秤的。顯然,面額過小而物價茘升成為人民幣不方便的力證。基於經濟規劃及防止消費過熱,多次民間要求加大面額的聲音最終都沒實現。於是好搞事的網絡就自發出現很多不同版本的人民幣新鈔設計,例如早前流行最廣的「鄧小平頭像500元新鈔」(後來證實只是鬧覑玩) 。

小市民自有自己一套玩人民幣的方法。最出名的是翻開100元面鈔的人民幣,通過技巧的折疊把上面的毛澤東像弄成笑樣與悲樣。這個小玩意在陳果的《人民公廁》一片中有大特寫的捕捉。至於《三峽好人》也把人民幣的圖案來歷巧妙解釋一番:出現在50元及10元幣上的,分別是出名的山川景致,平民百姓每天辛勞差點連生命也扔去,為的是人民幣,而我們對當中的設計是如此一無所知。

卡拉OK熱唱的歌叫《我愛人民幣》,歌詞唱覑: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只收歐元美元日圓加元……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只收歐元美元日圓加元……哦人民幣,疲軟堅挺不是問題,人民永遠熱愛你。人民都愛人民幣,人民的幣人民愛,人民有了人民幣,全國人民笑嘻嘻。

若把毛主席換上魯迅……

在掙錢的過程中,我們開始對人民幣的意義好生奇怪,坊間也開始對人民幣自豪,轉而引發出更多對人民幣的改善的構思。

人民幣的未來也像一種世界上經得起考驗的貨幣一樣,在尋求一種新生。首先,是美觀耐用。很多美眉對草紙一樣的碎錢都棄如草芥,她們追求一種乾淨企理的紙幣。面對出國旅遊愈來愈多,他們也渴望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有更多更廣的自由對兌。現在東南亞地區對人民幣普遍受落,但歐美仍有偏差。

在結算方面,信用卡市場剛興起,他們更傾向信用卡可自由以人民幣結算,而不像現在有時要以美金結算。又或者,連幣都不要了,乾脆用電子貨幣,像八達通一樣的一卡通或交通卡,亦已開始在各地流行。

在紙質及圖案上,或者像日圓那種硬身厚重的紙質,又或者與法國日本的文化水平一樣,懂得用文學名人或思想家去為鈔票造像,而不是光用政治人物。日本有夏目漱石,新渡戶稻造,法國有《小王子》作者聖埃克蘇佩里。幾時我們有魯迅、沈從文?如果是這樣的話,當人民幣也滿載了文化與思考氣息的話,或者到時,我們會更加接受人民幣,並且心甘情願地放棄港幣。

文:李照興
策劃:李照興
編輯:周瑮

港元不值錢了 港人呢?

【明報專訊】根據上星期五的行情,100港元可以兌換100.73人民幣,但上周已經一度跌穿一兌一的心理關口,這對駐京港人不但帶來實際問題,也帶來心理問題,究竟港人是否也與港元一樣不值錢了?

人 民幣在國際壓力下,一路升值,以美元或港元發薪水的駐京港人,薪金每天都在跌。以美元或者港元支付房租、貿易合同的,則出現匯款到了但被要求補差價,增添 不少麻煩。但將薪金等完全改成人民幣計算,又怕多餘的人民幣不能匯出的問題。大家都希望,以後港元與人民幣掛鹇就可以一了百了。
對於駐京港人來說,薪金少了幾個百分點,或者用匯入的港元減低了購買力都不是最大的影響,反正買了房子的,也有套戥作用,最難適應的是心理問題,過去匯入1萬元可以有1萬多元人民幣,如今反過來,如果要匯入1萬元人民幣,則要付出1萬多港元。

為 香港企業打工的北京人,過去都要求以港元或美元計算工資,但目光遠大的他們,早在一年多以前已開始要求改合同,以人民幣出糧。那麼,聘請港人的老闆呢? 20多年前,西廚都要請港人,後來北京人學會技藝了,現在大酒店只聘一個老外負責菜式的變化以及在客人面前亮亮相,做公關形象,這是港人不能做的;可以學 會的技能,香港人是可以被替代的,但有些特質,是內地人暫時學不會的,比如國際級酒店,管理層還是需要港人來做,因為我們比較懂得外國人的生活習慣和要 求,遇到工作指引中沒有列明的麻煩,我們有足夠的靈活做法和解釋化解投訴,但隨覑國人跟外國人接觸多了,在外面讀書的回來多了,港人也是可以替代的。港人 比較拼搏,但隨覑內地以金錢和利益掛帥,國人也會十分拼搏。

港人價值最後的特質是廉潔(專指打工的),這不但得到跨國企業的信任,也是內地企業家做生意感到最舒服的地方,但最近有例證是內地企業要到香港上市,會計師幫忙造假帳,如果連專業人士也貪污,港人還有什麼特點是不可以替代的?

港人宜努力增值

港 元是否跟人民幣掛鹇是制度問題,並不是自身可以做什麼可以改變,但港人是否值錢,則可通過努力改變,如果港人繼續不知道中山大學不在中山而在廣州,或者不 知道學校的書記不是保管失物和收雜費,而是制定學校大政方針的總負責人,那麼,就只好繼續為那天港人會逐步貶值而惶恐終日好了。

明報駐京記者 阮紀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