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遊戲人生

Posted: 2006/09/18 in 雜物櫃
標籤:,

沈旭暉遊戲人生

【明報專訊】推開Roundtable Cafe的門,兩個年輕人抬起頭看我。一個架四平八穩的眼鏡,操作手提電腦﹔一個有半邊頭髮向上揚,有點像「潮」版森美,滿臉疲態地把弄咖啡已喝光了的杯子。

政治與國際關係專家沈旭暉博士,放下手上的杯,慢慢迎向前來。在輕鬆的環境裏,他的臉容繃得緊緊,因為,攝影師正以鏡頭對準,讓他如坐針氈。

最初,在報上讀到沈旭暉的文章,然後聽到他在商台的環節,不時跟陶傑、劉細良主持《光明頂》,後來同事又說在電視上看到沈旭暉主持節目。還以為他已慣見傳媒,卻見他在鏡頭前,緊張得眼睛不自控地轉呀轉,嘴角尷尬地似笑非笑,無法放鬆。

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曾提議不要拍照了,也明白為什麼他的專訪少得離奇。

攝影師一走,他像呼出了憋住已久的一口氣,脫下沉重的西裝褸,抱黃色的咕,輕鬆坐到地上。先發制人,他問記者何以認定他「年輕有為」。1978年出生 的沈旭暉,3年內同時在耶魯大學獲得學士及碩士學位,28歲前獲牛津博士學位,同時是專欄作家、電台與電視節目主持、大學講師,已著書立說,也牽頭籌組了 青年智庫Roundtable。他卻不以為然。

擴闊second career機會

他有點懶洋洋地說﹕「真是自己知自己事。上一代任何一份工都有相對長期的保障,但我由小到大已知在現時這個環境長大,全世界充滿變數,所以要做很多事,讓自己適應社會的能力提升,擴闊涉獵層面,將有second career的機會擴闊。」

由小至大,沈旭暉都是尖子。他曾是皇仁書院學生會會長,也是會考狀元,以傑出成績與課外活動考進美國耶魯大學……提起中學的佳績,他急忙說﹕「別提了,好核突。」他將之比喻為「幼稚園操行獎」。

在電台侃侃而談國際政治的沈旭暉,也不願多談家庭事。做學問的父親,與任職傳媒的母親,只有他一個兒子,所以他自小就習慣獨個兒看書,讀很多冷僻的知識。漸漸,他開始摸索社會的潛規則,他覺得,無論考會考、搞學生活動、與人相處,都有讓他「多快好省」去完成遊戲的潛規則。

於是,一向不愛說話的他,為了生存,中學時迫自己參加辯論比賽。今天,這些技巧都用得上了。他經常要代表Roundtable見客,參加生平最怕的交際應酬。「最怕飯局那些大圍應酬,要做些破冰工作,儲笑話,預備gag位,做電台節目也不用這樣」。

由寡言到經常在大氣電波與飯局發言,沈旭暉說一切是緣分。

「無人可以很清晰計劃人生,誰也不知明年在哪裏。我只是在英國悶得滯,回來玩下,沒計劃得很仔細」。回港的日子,他為科大當過一次研討會的講者,科大邀他填補一位教授的空缺。就這樣,2003年,他正式在香港發展。

然後,他獲邀進行特區選舉研究計劃,然後,這個計劃演變成結集年輕人力量、由沈旭暉牽頭的Roundtable,然後,沈旭暉在中大既任政政系兼任講師, 也是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教授,然後他又擔任耀華教育構機研究及發展經理,再成為西安交通大學亞歐研究所副所長……他也試過跟非牟利組織「執夜青」,增廣見 聞。

沈旭暉的聲線愈來愈輕,也有點急,身體卻放鬆了一點,半挨半躺地說﹕「我需要Keep所有options open(保持選擇的可能)。」他計劃30歲前不再拋頭露面,在公眾視線消失。

他不打算花時間照顧社會大眾的觀感﹕「每做一步,也會被個人利益主義化,上綱上線。社會人士的知識水平有種局限,就算幾不想幾不願,也要照顧社會觀感,處理所有外在觀感,才可以做到想做的事,浪費很多時間,比外國更甚。例如我喜歡作曲填詞,但若無端端『隊』隻歌畀唔知邊個,人家不知你想怎樣,所以要用筆名。」但他強調這只是譬喻,沒有付諸行動。

他計劃到時出版一本書,然後轉型,做他有興趣的事。大方向就像他現今的工作一樣,主要是學術、社會、商業與文化四大範疇。

領悟進退潛規則

這 是他領悟到的另一個潛規則。進、退的潛規則。外貌年輕思想成熟的沈博士說﹕「若人生不斷向前衝,會得到成見下的achievement(成就),有幾多 錢、什麼位,但人不是不斷向前行的,進退之間要有些分寸。」這幾年,他在香港認識了許許多多的人,他說﹕「眼中見到又成功又開心的人,很少。」

他終於攤軟了身,挨在藍色的軟墊上。他說很多同學都走進銀行界,他說﹕「若我行那條路,銀行戶口會有很多個零。我沒去報那些工,但也有計劃過一陣子,這幾 年有些時候想過,不如settle自己算啦,也跟相關的人談過。」是什麼時機下想轉職﹖他淡然說:「搵工這些事情不是互相排斥的,何多些別的經驗,這個 時代沒有人一份工退休的了。我有信心其他門路為我而開,相信每行之間有共同的地方。」

銀行戶口究竟現在有多少個零,沈旭暉沒有說明。只知在耶魯大學畢業時,21歲的男孩以一年後賺逾百萬為目標,30歲前可以保障基本生活,做想做的事。這個目標,他已達到了。

一直很抽空、談很概念的沈旭暉,談名與利卻非常務實,賺取足夠的錢,支持舒適的生活,是他的底線,「我一個人住,有車有樓,拍拖去旅行,鍾意買書,要 給家人(家用),還要有閒錢花在這裏 (Roundtable Cafe)。每樣事情都有底線,說『名』不重要是虛偽,底線是去到一個地步人家不會質疑我的工作能力。有些遊戲需要名銜,例如博士,是其中一個遊戲規 則」。

讀博士,也不過了為依「潛規則」參與遊戲,「否則讀博士是很悶的過程,牛津的supervisor也這樣跟我說」。他說﹕「任何一個學位,都會幫你找到第一份工作,像入場券。這是大家明白的,是遊戲的一部分。」

一切都是遊戲。難怪沈旭暉的字典裏,沒有成功與失敗,「什麼事都是相對的,這刻成功,可能兩年後很後悔為什麼這樣行,有時得與失很難判斷」。

好像什麼也在灰色地帶的年輕博士,追求不確定的人生﹕「在可以控制的前提下,再隨緣看看出現什麼事,留一些人生的randomness給自己。」

文﹕江穎欣
場地提供﹕Roundtable Cafe(3428 2331)
編輯﹕余佩娟

冷酷到底

【明報專訊】沈旭暉很抗拒精英、成功這些形容字眼,他認為「精英」給人不正面的觀感,是一種成見﹔像他一樣二十多歲的人,無論賺了多少錢,裝扮得多成熟,這個階段也只是在嘗試中學習。

他的ICQ別號叫「冷酷到底」,在人前堅持要非常理性。他說﹕「本質上我不是不emotional的人,看電影像很無聊的《多啦A夢》我也會哭。但我知道現實生活中自己擔演什麼角色。現在很多事也接觸過,意料之外的事很少,什麼『騎呢人』也見過,容易控制自己。」

廣告
迴響
  1. 麥兜 說道:

    只知在耶魯大學畢業時,21歲的男孩以一年後賺逾百萬為目標,30歲前可以保障基本生活,做想做的事。這個目標,他已達到了

    唉…真係同人唔同命呀 (-.-“)

  2. ricup 說道:

    哈,你去approach佢law.

  3. chong 說道:

    沈教授,我是来自马来西亚的读者,日前看见您的书籍《国际政治梦工场~从电影看国际政治》刊登在我国的星洲报上,本想预购,可惜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着,也问过报章的负责人,他们说我国没有进口。
    所以在这里想请问沈教授我如何能购得此书。
    对不起在此发表文不对题的文章请见谅。
    如您有看到我的流言请给与回复,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4. ka6442 說道:

    你你聯絡上書局仲好 la
    http://www.uppublications.biz/main.htm
    一係托人買/網上買
    此書很可能是cup 的專欄結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